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炸裂吧,声乐部!-第二十三章-有始有终

[炸裂声乐部]作者:皇帝陛下的玉米忙着吃土      2016/06/28

第二十三章  有始有终



传说舜、禹时代东北地区的肃慎人擅长弓;到了一千多年前,辽金朝廷的君臣将帅多能骑善射,勇武过人;清末弓马及长兵器等武技衰落,各种贴身短打的武术开始由关内传入辽宁。辽宁地区传播的武术流派非常广,光拳法就有三十多种,百花齐放盛况空前。这些习武之人分布于各行各业,有的只将武术作为强身健体的业余爱好;有的以武揽客,撂摊卖艺,讨个生活;还有的创建镖行、镖局和拳房,立下事业。直至清末,辽宁地区有30多个镖局,教授武术的拳房仅大连、丹东就有20余家,武林高手也是荟萃云集。在当时有一位冯姓武痴尤为著名,不知道这人出自何门何派,也不清楚他用的到底是哪路武功。他把比武当成人生的头等大事,却从不计较输赢,只为和高手过招切磋。这人又极有天分,对招式套路过目不忘,每每和人比试总会学走一招半式。直到他把各家的武学融会贯通,自创了一套能克百家拳法的武功,名为“诛仙三式”。之后更难有对手,只是他不善交谈为人独傲,威名远播却没有朋友。对于他的强大,武林当中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其中最盛传的是他和当时名满天下的武当剑仙交手使出了诛仙三式隐藏的第四式,因为威力过于巨大重伤了武当剑仙。他深感自责,发誓此生不再使用武功。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队占领了沈阳,东北沦陷。那些曾经的武术高手有的过起隐居生活,也有的成为日伪政府官员,还有的则跟随张学良将军入关走上抗日道路以武报国。而那位冯姓的武痴和他匪夷所思的功夫已经销声匿迹。纵然一个人武功盖世,但历史的车轮滚滚,一代武林奇人也难免要被尘嚣掩盖。

“‘见义不为,无勇也。’这是我们冯家的祖训。但我们冯家的家规又要求出手只能用五分力气。我刚才好生气啊,用五成功力根本打不过你。”

尼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冯薪朵已经站在他身后了。尼奥在吸血鬼皇族当中也是不容小看的强者,可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在看到手下最强的吸血鬼骑士被人一招击倒以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对手已经站在身后开嘴炮了。这不是自己大意,而是完完全全的实力差距。

“你死定了!”冯薪朵尼奥转过身正面对着自己的时候才说出这句话。她不想搞背后偷袭那一套,堂堂正正地把尼奥揍服气才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区区一个人类别妄想赢过我!”尼奥嚎叫着。他手上的汗毛一根一根竖立,那是被冯薪朵身上散发的那股子杀气逼出了本能反应。这种完完全全被压制的感觉他只在面对自己父亲的时候才体会过,却没想到在远离吸血鬼国度的城市,在这么一个人类面前竟然感受到恐惧的滋味,他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两巴掌在脸上那样感到既震惊又羞辱。尼奥的拳头比冯薪朵的脸大很多,捏紧了向着冯薪朵全力砸去,想要借此把内心的恐惧驱赶出去。

“才不是什么‘区区一个人类’!”冯薪朵只是抬起手,仿佛一堵无形的墙壁立在两人之间,尼奥的拳头落在冯薪朵的掌心,力量像泥牛入海瞬间消散,他的攻击不能伤到冯薪朵分毫。陡然而至的拳风把冯薪朵的刘海吹得凌乱,露出了这女孩饱满的额头,此时她的额头上台,下巴也高高扬起,直视尼奥的双眼,目光中充满了自信和平和。

“要打倒你的,会是我们五个人!”

冯薪朵的另一只手举成掌,推在尼奥的胸口。这动作看似缓慢,就好像逛街走乏了推开街边冷饮店的大门一样轻描淡写。可换做尼奥可就没有这般悠然自得了,他只觉得成吨的力量轰击在自己胸腹,那动作慢悠悠的明明可以回避,可他一只拳头被冯薪朵握着,身体竟然像沉在河底淤泥里头的石头墩那样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冯薪朵一掌拍上来。接着他感觉自己的魂都被打散了,意识居然呈现出数秒的空白,那片空白里他仿佛看见家族的祖先,躺在黑暗深处漆黑棺木中身体已成枯槁的元祖吸血鬼在对他发出殷切的召唤,拥抱他一同进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一切都像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飞快旋转起来,从幼年到童年到少年再到成年,这百年时间一瞬而过,意识又回到了身体,视觉停留在面前的冯薪朵身上,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孩眼睛里有着璀璨星光,她纤细的四肢却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尼奥终于有了感觉,那种感觉是疼痛,无法形容的痛楚,从肉体直达心灵。

尼奥开口想要喊叫,想要咒骂,但他一张嘴,五脏六腑开始破裂出血。他发不出声音,喉咙和嘴巴里头全是猩红色的液体。

冯薪朵掌心依然贴着尼奥的拳头,像风筝粘着云朵。她手臂向后延展,身体跟着动作,一拉一带,尼奥这个大块头如同小孩子手里头嬉闹摔打的枕头似得被轻易抛出去。轰隆轰隆的声音传来,灰尘和砂石遮蔽了视线,尼奥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摔出去多远,只觉得后背不断撞在坚硬的混凝土上,又不断把那些东西摧毁。最后他终于停了下来,耳鸣和晕眩逐渐减轻,眼睛里捕捉到的景象只有千疮百孔的墙壁,和太阳正在往西边偏移——尼奥半个身子这时已经在建筑物外头了。

他气急败坏地站起来,发现冯薪朵站在百米开外,透过那一连串笔直的用尼奥身体撞击出来的墙洞朝自己笑。尼奥不能接受自己这般被玩弄,他双腿发力,一窜而出尽全力向冯薪朵冲刺——“咚!”

这声音如铁锤撞洪钟,又像巨浪拍在礁石上。冯薪朵依然稳稳地站定,左右手往上下两个方向画圆,左手掌朝上右手掌朝下,尼奥就被她双掌抵住无法前进半分。

“你...这是什么能力?”尼奥感受到巨大的压迫力。冯薪朵双掌看似软弱无力,可是却有着莫名的巨大力量,这力量把他所有可以施劲的方式全部制住,自己就如同一只掉进团无限粘稠的胶里头的蝇虫,越用力就陷地越深,直到肺被压扁无法呼吸。

“这不是什么能力,这叫‘内力’。”冯薪朵说,“刚才用了‘啸天’‘吞月’和‘震昆仑’,这三招我家的家传绝学。你真的很强,光用这三招居然还无法打倒你。”

冯薪朵双掌往胸前一收,尼奥身体顿时轻松了不少,但他本的能清楚地认识到,这只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冯薪朵双掌翻飞像在无形的画布上描绘神秘符咒,她身上的气以更磅礴的势态推向尼奥。

先下手为强——尼奥心头猛跳,想到冯薪朵接下来要出真正的绝招了。他的身体跟着意识行动,再一次催动全身的力量。他肌肉隆起,青筋暴跳,面容发红扭曲,为了阻止冯薪朵他已经不顾任何后果了。他大踏步往前,一脚就踩穿了地面,整座商场都在他发狂一般的力量下瑟瑟发抖。伴随着他的嘶吼,简直如同妖魔降世,要为人间带来无法挽回的灾难。

尼奥定着粉身碎骨的压力终于举起拳头,对准冯薪朵的脑袋砸去,而冯薪朵依然未动,为了准备致胜的一招她也在拼命运转内力。尼奥和冯薪朵的胜负就在这一击,但目前看来,尼奥先发制人占尽了优势。

他真能如愿以偿吗?

陆婷第一个挡在冯薪朵面前,她也赌上了一切。在向尼奥反击之前,冯薪朵就说,自己准备绝招需要一段时间保持不动,而这个时间就不得不依靠其余四个人来为她争取。冯薪朵选择信任陆婷她们,陆婷当然也选择了放下所有顾虑做冯薪朵的盾牌。不只是陆婷,李艺彤和黄婷婷还有唐安琪同样也选择信任冯薪朵,她们同时扑向尼奥,拼上性命为冯薪朵挡下尼奥的攻击。冯薪朵仿佛有一种奇特的能力,在她带领下,哪怕面对的是万丈深渊,也不会惧怕。

“不会让你碰她的!”

终极的力量与终极的信念对撞,最后的结果是尼奥的拳头被硬生生拦下来,而四个女孩全都力竭倒地。她们伤痕累累,连眨眼的力气都没了,但她们同时又面带笑意,仿佛胜利的钟声已经敲响。

“谢谢你们。”冯薪朵终于开口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尼奥终于还是没能碰到冯薪朵,仅仅只是毫厘之差。但偏偏就因为这微乎其微的差距,他的命运已经被下了宣判。

“第四式,天地有终。”

冯薪朵捏住尼奥的拳头,手腕翻转,尼奥的手臂立刻被拧成了麻花。他手臂筋肉应声撕裂,骨头当然没能幸免。只是这痛苦还没有通过神经传达到大脑的时候,尼奥的身体已经被翻过来狠狠砸在地上。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断臂的痛,但冯薪朵不打算给他叫喊的机会。她念起口诀功运十成一掌直接拍在他背脊上。三道劲气从她的掌心透出,向上掀开天顶直入云霄,向下贯通尼奥的身体冲向地面。

“一气震山河,一气荡九霄,一气贯日月——”

前所未有的炸裂声震得人耳朵生疼。说是山崩地裂也不夸张,地板完全被击碎,露出了错综的钢筋和线缆。尼奥的咳出一大瘫血之后在众人视线当中消失。楼底下不断传来轰隆轰隆的破碎声响,一直通到深深的地底下,整座商场自上而下被冯薪朵一掌击穿。也不知道这声音究竟持续了多久,直到商场的摇晃停歇下来,地板上的裂痕没有继续扩散,一切才平静下来。

冯薪朵气喘吁吁,呈大字型躺下,和其他四个女孩一起躺在已是废墟的餐厅里头。她脸上满是疲惫,但还算有神采。

“喂,那家伙死了吗?”陆婷问冯薪朵。

冯薪朵长出一口气,回答:“我没下杀手,不过他以后只能做个废人了。”

陆婷皱起眉,有些不安地说:“就怕他的家族来找麻烦”

“不会的。”唐安琪解释道:“尼奥和他部下被人类打败,对他的家族来说确实是莫大的耻辱。而天使禁药计划当然也跟着覆灭,这一切失败都会让他在家族里头失去威信。而其他的继承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除掉他的机会的。他们窝里斗都还来不及呢,哪有空管我们。说不定将来新的家族继承人上位了还会特地给我们送锦旗来感谢我们除暴安良。”

“那我也能好好休息一阵啦......”陆婷试着舒展筋骨,可稍微动一下,伤口的疼痛就让她喘不过气,于是她只好老老实实躺着不敢有太大动作,只能小心翼翼勾着手指头扯了扯冯薪朵衣角。

“嗯?”冯薪朵艰难地转过头看陆婷。

“手机借我打一下。”陆婷说。

陆婷从冯薪朵那里拿到了手机,打给陈佳莹。

“呵姐,是我。”

“你活下来了???你居然真的活下来了!!!电视里一直在说什么劫持人质什么爆炸还说什么劫匪动用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炸了半座楼,我真的吓死了啊!”电话那头的陈佳莹似乎是喜极而泣了,说话有点语无伦次。

“我们赢了哦。”陆婷这语气听起来很让人安心,这种不露痕迹的温柔其实也挺致命的。尤其是对陈佳莹这种豆腐心的人来说。这也让冯薪朵感到一些意外,她本以为陆婷是那种风里来雨里去的独狼,但说不定,她只是不太愿意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罢了。

接着陆婷向陈佳莹简单交代了目前的情况,并让她叫人来善后。

“你们还有人专门善后的?”冯薪朵问陆婷。

“那当然啦,吸血鬼这种不能让大众知道的东西总不能随便叫个清洁公司来打扫现场吧?由吸血鬼引起的事件警方也不会深入调查,都是由专门的人来处理。所有和他们存在有关的痕迹都必须消除。”

“那呵姐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她是黑市医生兼中间人,负责联络上头以及派任务给我们这些吸血鬼猎人。”

“‘上头’是......所谓的有关部门?”

“我也不知道。有些事情知道太多可没好处啊。”

 

“也是哦......”冯薪朵于是把注意力从陆婷身上移开,关注起另一边的黄婷婷。

“那边的同学,你们没事吧?”

“没事。”躺在冯薪朵另一侧的黄婷婷回答道,然后她转头看到李艺彤,开口问她:“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换什么衣服?”李艺彤满头问号,她摸摸自己身子,发现身上穿的不再是那身羞耻的兔女郎衣服而是早上出门穿的小裙子,心里咯噔一下——这表示她这已经是解除了变身回到了初中生李艺彤的状态。

“完了!力量耗尽变回来了!”李艺彤咋呼起来,“真面目暴露了!”

“本来也没藏住啊。”

“婷婷桑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

“你一定要听,变成这样我也是有苦衷的!”

“所以我才不想听,有些事情没必要知道太多。”

“呜呜呜婷婷桑真是温柔!”

“你很吵,能闭嘴吗?”

最后唐安琪再次发话打断了大家,她说:“你们谁去看看曾艳芬啊?”

“啊,把她给忘了!”冯薪朵这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情。

“对哦,我们本来是为了救她的。”陆婷也说。

“我没力气了......”黄婷婷回答。

“我也是......”李艺彤搭腔道。

与此同时厨房那边传来了委屈的呼喊声:“你们则些没良心的!我给你们打生打死,你们就则样忘恩负义!快来救我啦!我现在浑森都好痛啊!”

“太好了,她还活着。”听到曾艳芬还有力气骂人唐安琪就放心了。

“一点也不好啦!我快痛死了!手痛脚痛脸痛还有胸口最痛了。”

“天使禁药的后遗症而已,休息一礼拜就没事的。”

“我会不会变成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曾艳芬特别怕,万一当超人的代价是变成怪物,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但唐安琪打包票向她承诺:“不会的,真正的天使禁药会给你超人的力量,没有太严重的副作用。”

曾艳芬听出了这话里头的门道,马上问:“那还似会有一点点咯?”

唐安琪也不想瞒曾艳芬,她郑重地对曾艳芬说:“只是脸上会变得比较容易过敏......”

曾艳芬可不依:“则还不严重!?!?你给我过来,我要打死你!”

唐安琪也是有恃无恐,她说:“有本事你过来,我让你打就是了。”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曾艳芬确实没法动,浑身好像被撕裂了一样,感觉手还有脚都不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她唯一能动的就是嘴巴。但呱噪也于事无补,只能乖乖躺着等人来救,可是大家都跟咸鱼一样躺在地上,谁来救她们呢?

黄婷婷说:“再等等吧,我家的保镖马上就来接我们了。”

“你家这么有钱还有保镖啊?”冯薪朵好奇道,“不过外头都戒严了,他们也进不到这里来吧。”

“戒严的只是路面罢了。”黄婷婷冒出一句。

当大家还在思考她这句话的含义时,头顶上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飞机引擎的轰鸣,又像是大型机械启动的运转声。轰隆轰隆地,天花板突然被什么东西撕开,一台公车那么大的矩形座舱轰然落下。整座商场又开始抖动起啦。座舱的门打开,从里头跑出一大帮子人,像军队一样全副武装。

所有人都看呆了,心想这难道就是黄婷婷说的,她的“保镖”?

“小姐,我们来迟了。”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一起带上去治疗。”黄婷婷简单吩咐了一句。

曾艳芬被人抬上座舱的时候还在想“带上去”是上哪里去?直到座舱大门闭合同样的轰鸣声带着她们快速上升,最终穿过云层进入上万米的高空,曾艳芬这下终于看清她们要去的地方。那是一架只在科幻电影里头才见过的飞行器,有着涡轮和旋翼,悬挂着登陆艇和无人机,个头大如客轮,像座浮空的城堡。巨大的震撼敲打女孩们的心,她们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语言来描画见到这么个庞然大物的心情。相比之下,拥有特殊能力的吸血鬼、一掌拍穿一栋大楼的武林高手,以及会变身的美少女就显得不那么天方夜谭了。

曾艳芬张着嘴巴愣了半天,她以为自己头被尼奥打坏了产生了幻觉,用力拧了一把陆婷胳膊,收到一记超级头槌的回礼,实打实地疼。曾艳芬这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东西。她问黄婷婷。“神盾局似你们家开的哦?则种东西哪里来的?”

“算是我爸的私人飞机吧。”

避开曾艳芬那“谁家私人飞机长这样子啊!”的强烈眼神,黄婷婷上了空艇以后脸上神情黯然。成功获救没有让她真正高兴起来,要不是唐安琪用了天使禁药以及冯薪朵最后的力挽狂澜,她早就死在那座商场里。家里的救援到底还是来晚了,而她的父母显然会以她自己以身犯险作为理由限制她今后的行动。那才是她真正苦难的开始。

而和黄婷婷有着同样想法的尼奥现在正躺在地下二层停车场一辆被砸成烂铁的SUV车顶上。正如冯薪朵所说他没有死,但已经成了废人。多处骨折加内出血,但最严重的却是下半身完全失去了知觉,他还能动,但无法调动身体里头的力量。那种叫做“内力”的能力完全封住了他催动力量的核心——中国人好像管这个部位叫“丹田”,反正是差不多的概念——尼奥心里头愤怒难平,他恨不得马上冲上楼把那些个人类一个一个咬死。但他现在只盼能恢复一点元气可以自己想办法离开这地方,躲起来再从长计议。这一次他输得很彻底,想要翻身恐怕比登天还难。但尼奥绝不服气,他发誓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向唐安琪复仇。

不过眼下他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他确实需要帮助,只能暂时低声下气。他觉得自己运气还算不错,当需要他放下高傲寻求一根救命稻草的时候,正巧看到阴影当中走出来的那个女孩。她有着一头黑发,白皙的皮肤,漂亮的容颜,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抱着一只看上去和她打扮格格不入的水杯。

“你需要帮忙吗?”那女孩盯着尼奥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问。

尼奥很狡猾,他故意装作很虚弱的样子呼唤:“求求你......救救我......”

女孩走近了几步,仔细看着尼奥。

“可以帮我一下吗?”尼奥请求道。

女孩于是向他伸出了援手。

“谢谢你啦——哈哈哈哈哈!”

就趁这个机会,尼奥一把抓住女孩,张开嘴巴露出吸血鬼的獠牙咬向她的脖子。尖锐的牙齿穿过柔嫩肌肤,撕开脆弱的血管,新鲜的血液涌入口中。尼奥大喜,心想吸了这个女孩的血,自己应该能有力气行动了,人类的女孩真的太笨,尤其是那种不必要的善良真的太可笑。

然而只吸了两口,尼奥就感觉了不适。身体里头竟然仿佛有熔岩在滚动,那种痛苦由胃部开始慢慢吞噬他的脏器,然后还有灵魂。就好像他喝下去的不是人的血液,而是对吸血鬼来说最致命的银。

“你......你......”

尼奥艰难地吐着字,他的咽喉也在融化,只能说出破碎的言语。

“不好意思呢,我的血有一点辣。”那女孩带着埋怨的语气说道,“我是真心想要帮你,你却要吸我的血,真是忘恩负义。”

“你到底......是什么......”再往后他连呼吸也变得困难,不得不扼住自己喉咙,拼命地想要撕开气管。

“嘻嘻你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女孩笑着说,闷热的地下却吹起了阴风,女孩的裙摆飘扬,轻轻荡起。尼奥眼睛捕捉到了那一瞬,脸上的表情先是困惑,又变成恐惧,最后定格为绝望。女孩抬手轻轻一抹脖子,吸血鬼的咬痕轻易便被抹去,留下的依然是白净细腻的肌肤。她转身走了,重新走进黑暗当中,留下尼奥逐渐化作黑泥的身体。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Sugg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