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炸裂吧,声乐部!-第二十二章-神挡杀神

[炸裂声乐部]作者:皇帝陛下的玉米忙着吃土      2016/06/28

第二十二章  神挡杀神



曾艳芬第一次体验到做超人是什么感觉,就好像一跳就能跳过高山,一跨就能跨越江海,全世界都可以被轻易抓在手里。她大概也能明白为什么电影里那些反派动不动要毁灭地球,浑身是劲的时候打坏东西的感觉确实挺好。她心跳的飞快,可能是药物作用的关系,就好像紧紧贴着过山车的轨道飞驰,时而起时伏,时而飞速旋转。她的血液奔腾如同大川入海,这也让她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她感知到的世界不再是过去的那种三维的印象,而是细致到用微粒堆砌成的空间,在这空间里头,能量,气流,还有任何波动都清晰可见。她能听到遥远地方人们在谈论商场被劫持的声音,她能分辨空气中弥漫的血的味道究竟是来自人类的还是来自吸血鬼,她甚至看得到尼奥每一块肌肉的运动规矩,接着她猜想尼奥是要站起来打她个措手不及。

但尼奥实在是太慢了,攻过来的拳头就好像气球飘向自己。

“节奏......节奏......”

曾艳芬记得她们交给自己的东西,她能清晰掌握到尼奥攻击自己的节奏。就像一个经验老道的乐队指挥,所有的音符会遵从她手里的指挥棒的指示。她已经看到了尼奥惨败的样子。

曾艳芬只稍微往侧面挪动那么一小步,尼奥的拳头就从自己面颊一侧略过去。而曾艳芬这时候只需要抬起膝盖,顺势顶在尼奥大腿上。在尼奥浑身一滞的同时伸掌推在他下巴上,尼奥呼吸已经乱了,身体也掌握不住平衡。曾艳芬看着尼奥往后倒去的姿势,脑海里已经构思了至少十种痛打他的方式。这些动作曾艳芬想了挺长时间,选出了一套自己觉得比较帅气的套路,把尼奥逼得没有退路。

但实际上她心念转动的时间甚至没有别人眨一下眼睛久。在唐安琪眼里曾艳芬只是在尼奥挥出拳头的一瞬间就做出了一连串反应,回避,反击,然后痛打落水狗一样修理尼奥。

尼奥速度快地可怕,霸道的力量更是让人生畏。唐安琪自认不管她还是赵粤都绝不可能在他面前站上三秒。然而他却不及天使禁药作用下的超人曾艳芬。他甚至连曾艳芬的衣服都摸不到,三两下便被打地口吐血沫跌坐在地上。

尼奥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伤,但比起肉体的伤害,显然精神上受的刺激更为严重。他是安德罗宁家族第三顺位继承人,是吸血鬼国度最强大家族的成员之一,也自信是要登基成为吸血鬼王的人。但这一刻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无力反抗”。这种滋味就像幼年时因为顶撞兄长被父亲的鞭子狠狠抽打。可他那时候是初生牛犊,什么都不怕,又不甘屈辱,遭遇挫折后反而拥有了更大的野心,发誓要将这世界任何阻碍他实现目的的东西统统破坏掉。他一直把这个信念严格贯彻。

但尼奥同时也是疯狂的。他的疯狂既表现在他不计后果的做事风格,也表现在过分高傲的做人态度。所以即使在曾艳芬强大的力量下连连败退,他始终还是不肯承认自己正走向失败。

“这就是天使禁药的力量吗?我一定要得到它!”

唐安琪冷漠地看着他,看他被曾艳芬一拳打跪在地上的狼狈模样,摆一副厌恶表情对他说:“到了现在你还在妄想,你真是疯了。”

尼奥咆哮着:“没有这种执着,我早就被我那两个兄长弄死了!想要得到一件东西有什么错?想要强大又有什么错?”

反驳尼奥这通狂言的不是唐安琪。

“当然似错的!”曾艳芬冲尼奥吼,“这一切如果以伤害别人为代价那绝对大错特错!”  

她从被人抓住带来做人质开始就一直对尼奥很光火。为什么大家周末出来逛个街放松一下就得面对这么可怕的事情?为什么要把人命当做随意摆布的筹码?吸血鬼也长着人的外表为什么会毫无怜悯之心?难道身体里头就连最起码的善都没有吗?这样的家伙不狠狠揍一顿让他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后果怎么可以?

“我的做法是对是错轮不到你说教!”

尼奥又重新爬起来,比刚才更加凶狠地挥出拳头。他的动作刚猛霸道,每一拳每一脚都带着裂金断石的威力,就连拳风都有巨大杀伤力。被他击中的东西只有彻底粉碎一个下场,根本就是不致对方于死地誓不罢休的打法。而曾艳芬则完全牵制了尼奥的节奏,总能在拳头落在身上之前精确地回避掉尼奥的攻击,并且在他的攻击落空的瞬间给予狠辣的反击,完全是以退为进的打法。两个人一攻一守,实力却也不是势均力敌。谁都看得出来尼奥不敌曾艳芬,每一次扑上去就会被更大的力量扔回来,摔得难看至极。只是尼奥越挫越勇,哪怕被曾艳芬完全压制也坚决不肯退却。两个人的战斗越来越白热化,这一切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完全是一副惊世骇俗的场面。陆婷也好,冯薪朵也好,李艺彤也好,黄婷婷也好,她们眼中曾艳芬和尼奥的战斗完全是两个超级赛亚人在对决。他们单单凭借肉体的力量,就把周遭的气流全部被搅碎,那股爆炸般的能量波动就连站在十米以外都能清楚感觉到,而这两人身上散发的强烈杀气让他们简直要窒息,不知不觉背后已经湿了大片。

“该死的!你难道只会躲吗?那么喜欢做缩头乌龟吗?”尼奥一边挑衅曾艳芬,一边又加快攻势。

曾艳芬见招拆招借力打力,完全没有因为尼奥的狂暴而乱了方寸,她无奈地说:“我也不想呐,我辣么好看的脸被你打一拳那明天还怎么见人?”

其实曾艳芬早就能够结束战斗。但她毕竟善良,就算是尼奥十恶不赦也不想动拗断他脖子或者挖出他心脏这样的念头。她只想等到尼奥精疲力尽,自动放弃。如果说坏人都必须要得到惩罚的话,曾艳芬相信善恶有报天道轮回。只是要用自己的双手来结束尼奥的罪恶,曾艳芬确实下不了手。这样做应该是违背唐安琪的意志吧,甚至会让她的计划前功尽弃。但曾艳芬想,只要自己能保护这些人的周全,那就够了吧?

直到尼奥倾尽全力一拳直朝曾艳芬心口轰去,拳头还没到身前,拳压已经让空气急剧升温。曾艳芬这次终于没有回避,而是直截了当一拳迎上去,没有尼奥那种夸张到起火的效果,却也有着千斤的力量。

“轰——”两个人的拳头对撞在一起,山崩地裂一般的剧烈的振荡往四面八方推开,餐厅的落地窗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全部炸碎。这股巨大的冲击还击碎了餐厅内所有的木器砖石以及玻璃制品,在爆炸产生的气流推动下,碎片像子弹扫荡开去。先是一轮强烈的冲击波轰炸,接着是混凝土碎块混着玻璃渣的洗礼,整座餐厅像是被蝗灾造访的麦田,没有一块墙壁和地板再是完好。

唐安琪早早就预料到这两个人杀红眼的家伙会做出这种事来。她抢先冲到陆婷和冯薪朵身前,直接扯起地上一大块地毯帮她们挡。可在另一边的李艺彤和黄婷婷要怎么办?

眼看着自己很可能会被劈头盖脸的碎片射死,李艺彤猛一翻身抱住黄婷婷,变身以后她比黄婷婷高一些,也比她更丰腴一些,心想黛丝的刀片龙卷风都躲过去了,这一次咬咬牙应该能挺过。可她忘了自己和黛丝战斗已经伤得不轻,身体也是强弩之末。第一轮冲击波到来时,李艺彤觉得好像有一台压路机从她背上碾过去,一口气没缓过来,心里头突然生出了绝望。她想起妈妈还在家等她吃饭,想起了学校布置的作业没完成,甚至想到了中考后要怎么填志愿。虽然妈妈说过上哪里的高中都没关系,但她还是希望去那些能认识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地方。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没用,因为她预感自己很可能撑不过去。

可是李艺彤惊奇地发现有人在千钧一发之际站在了她们跟前,逆光中那身影虽然羸弱,却感觉很坚强,让人觉得异常安心。她看到曾艳芬双手张开呈“大”字型替她和黄婷婷挡着。用自己的后背挡下了所有致命的碎片。李艺彤没心思去计较曾艳芬怎么做到瞬间移动,她只是很感动,自己又被这个人救了一次。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这么蠢,战斗的时候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尼奥心中狂喜。曾艳芬用后背替李艺彤和黄婷婷挡,就意味着她同时也把自己的破绽完全暴露给了敌人。这对尼奥来说真的是千载难逢的反击机会。于是他毫不留情捣向曾艳芬的背,用上了全部力量。

曾艳芬这下没法回避了,因为她回避就意味着李艺彤和黄婷婷会遭尼奥毒手,她只能硬着头皮全部接下。可就她算经过天使禁药的强化,硬接尼奥全力的一击也是吃不消的。

轰地一下曾艳芬被打飞出去,狠狠砸在墙壁上,喉头一甜咳出了一大口血。

然而尼奥的攻击还没有停歇,他趁曾艳芬起不来的时候又死命撞上去,曾艳芬一连撞穿了两堵墙壁被抛进厨房里头,炸裂管道把水还有蒸汽劈头盖脸浇下来,把曾艳芬淋得狼狈不堪。她连连咳嗽,嘴里头骂着“你则个卑鄙小人,搞偷袭蒜什么男人哦!”

可她一时半会又站不起来,后背剧烈的疼痛几乎撕裂她的意志,眼前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尼奥可不管什么卑鄙不卑鄙,在他眼里,只要能赢,任何手段都是可行的。成王败寇,能赢到最后并改写历史的人,后人自然会来赞美你歌颂你。而且卑鄙可是通向成功的一条最可靠的捷径。

“你还没见过真正的卑鄙呢!先解决你,然后是唐安琪,还有你那些朋友,我要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所以他懒得听曾艳芬的叫骂,抓起厨房里头成套的料理设备,残忍地砸向曾艳芬。一次又一次。直到所有东西被他砸地稀巴烂,尼奥才改用拳头,轰隆——轰隆——他把曾艳芬往死里整,其间还夹杂着他丧心病狂的笑声。好像只有这么做,才能消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还没...结束呢......我还没苏哦......”

曾艳芬捏着拳头捶在尼奥腿上,有气无力地向他反击。她知道,要是自己倒下了的话,尼奥马上会回头找唐安琪。

但这样反而引得尼奥更加愤怒,下手也更加残忍。

“你这个混蛋!给我住手啊!”

李艺彤和黄婷婷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又站起来,她们两个一同冲进厨房想要拉开尼奥,可是两个人也确确实实不是尼奥的对手。尼奥一甩手臂,李艺彤和黄婷婷就像被狂风卷上天的分滚草那样高高飞起又重重落下。落在了冯薪朵和陆婷的身后,表情真是苦不堪言。

唐安琪颤抖着双唇,这一次她失去了应有的镇定,竟然急地差点哭出来。

“尼奥!天使禁药的配方就在我身上,你来我这拿啊!别再打她了!我投降!你已经赢了好吗!”

“赢?没弄死她怎么算赢呢?”

“求求你停手啊!”

“我最喜欢听你求饶,再叫大声一点给我听听吧。”

“尼奥——”

唐安琪一下子崩溃了,她没有告诉赵粤,也没有告诉曾艳芬,天使禁药的强化不是无限的。因为曾艳芬的底子差,没有真正掌握到使用力量的方法,所以能让她变超人的时间最多只有十分钟,但以目前的情势来看,可能持续时间会更短。

可这能怪她不努力吗?不!曾艳芬从一开始就稳稳占据优势,可是她自始至终不肯下杀手。她对敌人的慈悲既是她的优点,却也是最致命的弱点。这一次如果尼奥不停手,曾艳芬真的会被打死。唐安琪现在不是害怕自己全盘皆输,她是害怕自己会失去一个非常重要的伙伴。尽管她之前一直把曾艳芬当做一枚棋子和一个赌注。但曾艳芬却很认真地把她当朋友。唐安琪本来想这次结束后重重地感谢曾艳芬,但她现在终于发现,除了拿出真心之外,任何方式都没法和曾艳芬的付出对等起来。可想通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曾艳芬会在药力失效后马上死在尼奥手里,接着是她自己,还有李艺彤,黄婷婷,陆婷,冯薪朵以及陆婷。

全是自己害的——

唐安琪眼泪止不住,身体摇摇欲坠,她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脑袋里头只有嗡嗡作响的空洞声音。直到有只纤细的手搭在她肩膀上,身后的那个女孩对她说:“别放弃啊!”

那是冯薪朵的声音。

她已经站起来,调匀了呼吸,微笑着安慰唐安琪。

可唐安琪听不进冯薪朵的话,她脸上爬满泪痕,内心已经被绝望占据。往前或者往后都找不到方向,好像除了等死她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已经,来不及了.......我们都逃不掉了......”她说。

“啪——”

冯薪朵给了唐安琪一巴掌,清脆又响亮的声音穿过餐厅,回响在每个人耳畔。陆婷吃惊地看着她们两个,黄婷婷和李艺彤也合不拢嘴巴。等唐安琪终于回魂了,冯薪朵一字一句认真地对唐安琪说:

“这一下,是替曾艳芬打的。”

“你——”唐安琪一侧面颊通红,火辣辣的疼。她捂着脸说不出话,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表情既震惊又疑惑。

“她选择了信任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你没听到她的声音吗?她可还没求饶呢!你反而放弃了,向敌人低头,你对得起她吗?”

“我——”

“你也应该相信她,还有相信我,相信大家的力量。”

冯薪朵的声音中带着威严,这让唐安琪内心突然又有了希望,原来世上除了妈妈和赵粤之外,还有第三个人可以让她放下心里头那些防备,选择依靠她。

“那你可以救她吗?”

冯薪朵从容地笑起来,就像一个带领大家乘风破浪的领头人那样对唐安琪说:“不是我,而是我们。”

充满力量的拳头抵在唐安琪的胸口,冯薪朵用自己的特别的打气方式给唐安琪支持。  

“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别给恩兔须加丢脸啊!”

“对啊,在恩兔须加可没做不到这种事情,只有不想做,和不认真而已。”陆婷也站了起来。

“我欠了那家伙好几个人情,不还可不行。”黄婷婷扶着李艺彤摇摇晃晃,但也站稳了脚跟。

“哦哦哦!高中生都好帅气!好想见识一下你们学校!”只有李艺彤画风稍微有些与众不同。

此刻四个女孩伫立在在唐安琪身后,就如同给天使重新插上翅膀。唐安琪也似乎因为这股信赖而燃起了斗志,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恩兔须加这地方明明这么凶恶同时也这么有魅力了。因为认真打架的太妹,真的,非常非常可爱。

“要反击咯!”冯薪朵发出了剑指胜利的宣言,然而她们此时却还是要面对另一个强敌。

全身劈着所向披靡的坚固铠甲的克莱斯特,这位尼奥手下最强大的吸血鬼骑士如同一座铜墙铁壁拦在五个人面前。

“此路不通啊,小姐们。”

克莱斯特说完这句话,身体又发生了异变。他的铠甲突然增厚了一倍,浑身窜出了尖锐可怖的突刺。不仅如此,他的体型也跟着变化,从人类双腿站力的形态变成了四足动物匍匐的样子。臀部的铠甲延伸出去成了类似尾锤龙那种坚不可摧的尾巴。而头部的铠甲闭合后则成了两栖类的头部,可三百六十度旋转的眼球,巨大又有力量的下颚都让他看上去难以接近。变形之后,克莱斯特就像一辆装甲车那般大小,似乎可以轻轻松松把面前五个女孩碾成肉泥。

“我是安德罗宁家族里唯一一个拥有第三形态的吸血鬼骑士。你们能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就表示,已经没人能救你们了......”

李艺彤,黄婷婷,陆婷还有冯薪朵都吃过克莱斯特的亏,凭他变形前的力量几个人合力都难以抗衡,现在这个恐怖到让人发抖的第三形态该怎么应对?而且还要从尼奥手里救回曾艳芬,是不是痴人说梦?

几个女孩都暗自捏了把汗,她们似乎无计可施。但冯薪朵却在这时候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举动。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往家里打电话。

“喂,朵朵,你还在外面吗?听说市中心出事了——”

“爸......我求您件事。”

“求我什么?”

“我知道家规不允许,不过这件事关乎我朋友的生死,我必须要救她!”

“你现在也是个大人了......以前给你立家规是怕你年纪小,学了功夫到处惹事。现在你应该能明白是非懂得分寸了。要是为了救人,你就放手去做吧,别我们冯家祖辈抹黑。”

“谢谢爸!”

“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直到冯薪朵挂电话,包括克莱斯特在内所有都还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本以为她是打算向家里求救,结果冯薪朵却和她爸讲了一通让人听不懂的话。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冯薪朵挽起袖子,又缓缓摘下眼镜,连同手机一起小心翼翼收进口袋里,接着又说,“不过既然我爸答应了,我也就放心啦。”

她的从容让人心生错觉,还以为她接下来要面对的只不过是放学后的大扫除。可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轻轻松松能消灭一整支军队的怪物,难道冯薪朵已经失去正常的判断力了吗?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时,冯薪朵忽然抬起头,一股巨大的压力由她体内汹涌而出,整个人和刚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之前还是被克莱斯特打地萎靡不振的冯薪朵,这时看起来就如同一位神挡杀神的修罗。

“终于能用十成功力了。”她微笑说。

这笑容就像一把利刃,直直刺向尼奥。尼奥感觉到了那股异常的杀气,居然停下手疑惑地回头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姑娘你电视看多了吗?”克莱斯特狂笑不止,觉得这个女孩智商一定下线了,人类再他眼里如此的渺小,管他十成功力还是百成功力,他可是最强的吸血鬼骑士,除了核弹能给他致命打击之外,区区赤手空拳的高中生能给他什么样的伤害?

克莱斯特决定让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孩狠狠地后悔自己无知。他毫不留情地撞向冯薪朵,身上可怕的尖刺随随便便就能要她性命。

可冯薪朵下一秒便一拳穿透了克莱斯特的铠甲,他那引以为傲的坚硬的防护像沙子堆砌的城堡,而冯薪朵却是吞没整个沙滩的海啸。她只用了一招就让克莱斯特的铠甲粉碎,之后连同包裹在铠甲之内的克莱斯特的本体一起打飞出去。克莱斯特烂泥一般糊在墙上,接着瘫在地上,之后再无声响。

“碍事!”冯薪朵一挑眉毛,自始至终没有把克莱斯特放在眼里。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