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炸裂吧,声乐部!-第二十一章-天使禁药

[炸裂声乐部]作者:皇帝陛下的玉米忙着吃土      2016/06/28

第二十一章  天使禁药



通往顶点的路往往不那么顺利,有些人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而有些人甚至要献出生命。可他们又图什么?为名,为利,或者为了一句承诺。不管如何,成功迈上顶点的人都要踩着千百对手步步高升。用正面的词形容这叫“勇攀高峰”,用负面的词形容则叫“成王败寇”。

尼奥,这个男人作为安德罗宁家族第三顺位继承人,他自信有着超越其他兄弟的胆识和能力,不管是在武力,才智又或者作为继承人的觉悟上。为了取得家族继承权,同时也为了登山吸血鬼王的宝座,他自生下来就抱着站在顶点的绝心奋斗着。每一天都是他爬上顶点台阶的重要一步。然而家族内的长老们却对他做出的成绩视而不见,反而评价他是“戾气太重缺乏磨炼”。

他当然咽不下这口气。所有人都应该知道没有谁比他更适合继承这个家族,他的骄傲还有他的优秀就是全部事实,这些还需要什么磨炼吗?说白了,不过就是他的两个兄长还稳稳地坐在第一和第二顺位继承人的位置上。所以尼奥更急切想要得到真正的“天使禁药”,这能让吸血鬼永远无法被消灭的宝物可以让他争取到家族内绝大多数的支持,同时也可以让他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同时战胜自己的两位兄长。

为了等这一天,他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也不惜一切代价。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尼奥站在这座商场最高层,高处的寒意让他体内的血液逐渐沸腾,对权利的渴望也让他的耐心接近极限。

他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酒,捏碎了玻璃杯,终于按耐不住。他闻见了空气中弥漫开来的一股甜美的气息,知道自己要找的人终于自投罗网来了。

“唐安琪,你总算出现了”

“没想到你这么想我,我真该好好准备一些这边的特产送你呢~”

尼奥一回头,看到唐安琪独自从电梯里出来。这个女孩保持着冷静,走出电梯的时候既慎重又不失优雅。她脚踩着地毯发出细碎的声音,轻松自在撩拨颈间的长发,面对尼奥时丝毫没有惧怕。但周围人都觉察地出来,唐安琪谈笑风生的语气当中,带着深深的愤怒,她毕竟不是来和尼奥叙旧的,而是来复仇。

唐安琪走到尼奥身前,直直地瞪着他。和身高一百九十多公分尼奥相比,唐安琪可以算小巧玲珑了,但在气势上,她丝毫没有输半分。可她到底哪来这样的自信?要知道,她现在面对的,除了皇族级别的吸血鬼尼奥之外,还有一个实力比其他三个都强的吸血鬼骑士克莱斯特,以及一群正端着枪随时可能扣下板机的吸血鬼。

尼奥耷拉着眼皮看唐安琪,心想这个人类女人如此弱小,自己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杀死她千万遍,她居然有勇气这么直视自己。到底该说她自大呢,还是该说她愚蠢?

两人在对视当中,唐安琪先开了口:“别的先不说,你把人放了。”

“好啊,给我真正的天使禁药。”

“你明知道天使禁药计划的负责人是我妈妈,也只有她知道制作方法,你却找我要,这不是很可笑吗?”

“可谁让她带着所有研究成果人间蒸发了呢?你们中国有句成语叫‘父债子偿’对吧?我相信找你也是一样的。”

“这件事应该我找你算账才对。”唐安琪微微一笑,但这笑容当中充满了怨恨。她说:“你欺骗了她!你假装研究所的资助者和她合作,还给她提供吸血鬼的血液让她研究。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制造能让人类获得强大免疫力的万灵药。最后你却夺走了她的研究所,还拿没有开发完成的天使禁药来实现自己邪恶的野心!”

对于唐安琪的指责尼奥冷哼一声,反驳道:“呵呵,她也同样欺骗了我不是吗?藏起了最核心的资料,害我浪费了那么多年时间在没意义的人体试验上。”

“她发现得早,不然真帮你完成了天使禁药,人类恐怕已经被吸血鬼灭绝了!”

“我怎么会灭绝人类呢?人类的血是非常棒的东西啊......”

尼奥说到人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像一个赞美太阳的诗人。说到底,人类在他眼里和保鲜盒里头的食物没什么区别。他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义愤填膺的唐安琪,觉得她生气的理由特别可笑:

“你和你妈都太善良了。这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为达目当然要不择手段,就这么简单。”

唐安琪摇着头说:“不管说多少次都还是那个答案,我没有你要的天使禁药。我妈逃出研究所后只做出来一件完成品,但那东西已经被用掉了。”

“你自己用了吗?”

“我要是用了天使禁药,早就烧你全家了。”

“我倒要看看你谎话能编到什么时候。”

尼奥做了个动手的指示。吸血鬼们同时都把枪口转向了绑架来的平民们,其中也包括曾艳芬和黄婷婷。

看到这样的变故,曾艳芬和黄婷婷都慌了,她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生命马上就要被这些枪弹夺走。

“你真的很卑鄙!”唐安琪咬牙切齿地说。

“这叫策略。”尼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给你三秒钟考虑。三......”

“二”

“一”

三秒之后,唐安琪依旧没有妥协。尼奥轻蔑一笑,手指挥了挥。所有吸血鬼立刻扣下了扳机。杀戮的风暴眼看就要降临在每个人身上。

“啪-啪-啪-啪-啪-啪——”

然而接下来响起的这可怕声音既不是枪声也不是平民的尖叫声,而是诡异的炸裂声贯穿整个顶楼餐厅。人质们安然无恙,而吸血鬼们却倒了大霉。

“怎么回事?”尼奥转头看到他的手下们一个个带着难以置信的痛苦表情,他们的双臂全都血肉模糊,惊恐万分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些被扔在一旁的枪无一例外全都炸了膛。

唐安琪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知道尼奥上当了。

“我的毒可不止对人有作用,也有几种药混合后散播在空气里可以让火药的威力成倍增长呢,结果就炸膛咯~”前一秒还像在和闺蜜解释自己为什么涂这种颜色指甲油那样,唐安琪的语气有一点俏皮又有一丝轻巧。但下一秒,她语气突然一转,把自己的愤怒明明白白暴露给所有要与她为敌的人。他们必须要相信,恩兔须加的唐安琪,有着天使面孔和蜜糖嗓音的唐安琪,绝对不是那么好惹的人。

“尼奥,你不要以为凭自己的武力就可以只手遮天,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是你无法控制的,比如我,还有我的学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你的学校?就一帮小太妹?人类怎么会愚蠢到这种地步?”

“你这吸血鬼的智力也高不到哪里去吧!”

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是陆婷。此时此刻她和冯薪朵,两人互相扶持着从楼下走上来,已经站在了唐安琪身边。她们就如同唐安琪的翅膀,无论多大的风云都会坚定地和她肩并肩。在过去,她们只是学校里互相知道名字的普通同学而已,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们必须要抛开成见联合起来。

尼奥显然没料想到除了唐安琪之外,居然还有别的访客。她们是怎么上来的?难道自己手下最精锐的吸血鬼骑士已经被干掉了吗?这怎么可能呢?区区两个女高中生!

陆婷看穿了尼奥内心的狐疑,她笑尼奥说:“你的手下真的很不经打啊。”

一旁的冯薪朵也帮腔说:

“是啊,小看我们恩兔须加的人,最后可全部都后悔了呢。”

尼奥很震怒,高高在上的吸血鬼皇族居然会在这一天被人类威胁。他的计划不断被打乱,战斗力也不断被削弱,甚至到了现在,还要受到人类的嘲笑,这简直如同烙在他家族徽章上的耻辱,如果不让这些人类付出血的代价,他甚至没有脸面回到家族里头。

“你们这些人类!统统给我死!”

尼奥一声令下,所有的吸血鬼都疯狂扑向被包围在中间的人质。他下达了残忍至极的命令,居然是从杀人质开始。那些吸血鬼就算双臂被炸得血淋淋,但他们还有能咬穿脖子的獠牙,还有能撕开血肉的利爪。说白了,这些吸血鬼面对人类并不会有感情,他们只是服从命令的杀人魔。只要能吸到血,怜悯和人性是没有必要的东西。

看到疯狗一样冲向人质的吸血鬼陆婷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她以吸血鬼猎人身份的充当起了三人小团体的临时大哥。

“救人质!”

陆婷其实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和尼奥这个吸血鬼皇族对抗,弹药已经耗尽,只能用拳头了。等杂兵料理完毕之后试试看围攻的战术也许会有效,又或者说不定唐安琪还有没使出来的杀手锏。要是还能有谁来帮把手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可这个时候还能指望天降奇兵吗?

陆婷和冯薪朵一左一右杀进吸血鬼群,她们两个简直像失控的越野车,在人群中横冲直撞。陆婷的打法霸道,一拳一脚都是断筋碎骨的力道,她就是一面墙死死地挡在人质的身前。冯薪朵的打法看似都是用技巧在和敌人周旋,但通常根本没有一只吸血鬼能和她面对面超过一秒,她的腾挪摔打看起来都是软绵绵,但每一击都让力量从内部爆发,对韧带和神经造成无法逆转的破坏,比陆婷更可怕。

可是双拳毕竟难敌四手,面对十几个吸血鬼的围攻,陆婷和冯薪朵就算是三头六臂也会有疏漏。

这时候就有侥幸躲过两个人联合封锁的吸血鬼像和虎扑食一样扑向了在人质当中的黄婷婷和曾艳芬。

“该死!”黄婷婷剧烈地扭动身体,从唐安琪出现开始,她就趁所有人注意力被转移的时机偷偷在挣脱绳子,眼下就差那么一点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只吸血鬼突破进来,朝自己脖子咬来。

“呜呜呜——”曾艳芬被堵着嘴喊不了话,但她的身体狠狠地撞了上去。吸血鬼的身体被撞偏,总算没有咬到黄婷婷。但他也没放弃,一翻身又朝曾艳芬扑过来。曾艳芬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黄婷婷,似乎要说“冲我来啊”这样没头没脑的话。

“让开!”黄婷婷也急了。加入自己被吸血鬼咬了,以她家的神通广大还有办法救。但曾艳芬这风一吹就飞走的瘦小身板被咬一口还怎么救的回来?

但曾艳芬打死也不让。这世界上就是有这种大笨蛋,就算知道前面没回头路还是傻乎乎地撞上去。因为她是曾艳芬,做什么都很“撸力”,救人也是。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黄婷婷头顶上的通风口突然被人蹬开,一个服装奇特的女孩跳下来,不偏不倚一脚踏在抓住曾艳芬身体作势要咬下去的吸血鬼的脑袋上。

“从我恩人身边滚开啊!”

在通风管里爬了半天总算赶到的李艺彤扯住那只吸血鬼的双腿甩出一个大回环,把那家伙狠狠地甩飞老远。

“你刚才喊谁恩人?”

黄婷婷和曾艳芬显然没见过变身后的李艺彤,在她们两个眼里,这个身材丰满脸蛋迷人,但穿着打扮有着说不出来的羞耻感的兔女郎目前还是初次相见。

“额......我刚才又说恩人吗?你听错了吧......”李艺彤胡扯道。

“你说话口音很像我认识的一个家伙。”黄婷婷冷静下来思考说。

“Excuse me?Chinese我不似很太会讲的啦,You刚才唆的口音似what???”

“掩饰得太生硬了。”黄婷婷盯着李艺彤的眼睛,似乎要从她慌张的眼神当中搜寻答案。

“这不是重点啦!”李艺彤给黄婷婷和曾艳芬松开绳子,三个人又合力给其他人质松绑。

然而就在这时——

“姑娘们,你们这样做我可是很困扰啊。”

一直在尼奥身边的那个吸血鬼骑士克莱斯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三个人身后,他的身材壮得像一只狗熊,肌肉又结实又吓人,踏步的时候都感觉地面似乎在颤抖。特别是他的个头足足有两米多高,李艺彤看他都要把脖子仰到天花板上。三个女孩在他跟前就像小米鸡,感觉人家一巴掌就能把她们三个扇去天竺。

黄婷婷对曾艳芬说:“刚才你替我挡了两回,这次换我了。你带着人质快逃出去!”

曾艳芬说:“阔太怎么可以丢下你哦!”

“那你觉得你打得过着傻大个吗?”黄婷婷反问。

曾艳芬当然清楚自己打不过这种家伙。

“放心吧婷婷桑,还有我呢!”李艺彤搭腔道。

“‘婷婷桑’?你果然是......”

“绝对不是!”

黄婷婷决定不计较李艺彤是不是在撒谎,她把重点放在曾艳芬身上,对她说:“记住自己的责任,现在带大家逃走,就是在救我们。没有人质我们才能放心解决掉这帮混蛋。”

“好吧。”曾艳芬点点头,站起来喊:“大家跟我去厨房,那里一定有后门的!”

但克莱斯特却原地一个大跳轻松越过了黄婷婷还有李艺彤,直接跳到了曾艳芬面前,并一把抓住她。

“其他人无所谓,但你不能跑。”

克莱斯特根本不关心那些逃走的人质,他只盯着曾艳芬。原来从一开始,所有的人质都是打掩护用的,尼奥真正要用来威胁唐安琪的筹码就只有曾艳芬一个人而已。谁让唐安琪对曾艳芬百般维护呢?特训的那段时间她们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尼奥的监视当中。

“给我放开她!”

黄婷婷和李艺彤同时攻上来。黄婷婷高高跳起一记回旋踢狠狠踢在克莱斯特的面颊,李艺彤则直接捏了一个月闪轰在他肚子上。她们两个已经出了全力,要是不第一时间救下曾艳芬,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根本无法现象。

克莱斯特稳稳地哼了一声,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说:“现在的小姑娘挺厉害啊。”

“什么!?”自己出了全力,这个傻大个却一点事都没有。黄婷婷和李艺彤惊呆了,甚至忘记了要收招。

克莱斯特伸手抓住黄婷婷的腿,像拎布偶那样把她拎起来,再狠狠一摔。黄婷婷的身子砸在李艺彤背上。两个女孩闷哼一声同时被击倒在地。

“可惜你们还是太弱了。”克莱斯特冷笑说。

“喂,大个子,还没结束呢。”李艺彤头昏眼花,和黛丝战斗留下的伤口又裂开了,疼得她呲牙咧嘴,但她却强打精神紧紧抱住克莱斯特的小腿不让他把曾艳芬带走。

“还有我!”黄婷婷也不顾一切抱住了克莱斯特另一只小腿。

她们以为这样至少能拖延上一阵,然而李艺彤和黄婷婷都低估克莱斯特的力量了。

“碍事!”克莱斯特腰上突然发力,身体猛地腾空接着翻转三百六十度之后重重踩在地上,轰轰两声之后,地板被砸出两个大坑,李艺彤和黄婷婷被他用蛮力地摁在坑里头。如同坐过山车时被甩出车厢那样,两个人眼前突然一黑痛得背过气去。

解决了黄婷婷和李艺彤,克莱斯特又踏前一步,马上又迎来了下一轮猛攻。这一回却是冯薪朵和陆婷合力冲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出拳,拳头带着刚猛无比的破坏力轰在克莱斯特身上。这力量与之前黄婷婷还有李艺彤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之前克莱斯特还能硬扛,这两人他可就没办法再气定神闲了。克莱斯特身体哪怕再结实也挡不住,被两个人用蛮力往后一直推到墙上,甚至连地上都被犁出了两道可怕的壕沟。陆婷和冯薪朵非常有默契,把克莱斯特推到墙边立刻收拳,把所有力量转移到腿上,又是一左一右同时踹在克莱斯特腹部。如同公车撞悍马,力量叠加上去,破坏力也成倍增长,简直跟一个小核弹被爆破了一样,克莱斯特的上衣被炸成了碎部,他背后的墙壁也应声而塌。这恐怖的力量下,就算是钢铁之躯都要报废。

但冯薪朵和陆婷却大惊失色,因为克莱斯特竟然还是没有被击倒。

“你们挺强,但还不及我。”

怎么可能——她们难以置信,因为克莱斯特的身体竟然比钢铁还要坚硬。克莱斯特裸露出来的身体,仔细看那根本不是血肉躯体,而是钻石般坚硬的外壳。

“因为我的身体,是坚不可摧的。就算是导弹也不会对我有伤害,你们妄想用拳头打倒我,那还真是可笑。”

“是不是妄想试过才知道!”陆婷不气馁,挥起拳头继续和克莱斯特周旋,冯薪朵也冷静下来立刻加入战局中。两个人虽然无法伤到克莱斯特,却也让他一时半会儿走不到尼奥身边。

一直和尼奥对峙的唐安琪感觉胜利女神已经在向她倾倒。但她很清楚自己现在依然面临巨大压力。因为尼奥还没有出手。

她只能用激将法继续激怒对尼奥,她说:“你能用的牌都打完了,我还有王牌没有出。现在你打算怎么威胁我?”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你要是杀了我,就真的得不到天使禁药了,我自己就是威胁你的人质。你说我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你说出来。”

“一千种方法?严刑拷问啊?我有一千种方法可以麻醉自己哦。还是你打算用吐真剂?药物对我就更没用了,我有一万种解药可以让它无效。”

“所以我才觉得,还是用别人来威胁你比较简单。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善良。”

“那是优点好吧。”

尼奥觉得和唐安琪再辩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于是他喊:“克莱斯特,别玩了,把人给我带过来!”

紧接着轰轰两声巨响,陆婷和冯薪朵突然倒飞回来,在唐安琪身后的墙壁上砸出两个巨大的窟窿。克莱斯特一发力,钻石外壳诡异地增长,最后像鳞片一样覆盖在了他全身。甚至连眼皮也覆盖住,成了实实在在的盔甲。克莱斯特的身体变得更加巨大,身上任何尖锐的地方便是置人于死地的武器,这时的他露出了自己真正的面貌,几乎无敌的钻石铠甲,加上他恐怖至极的力量。就连恩兔须加最强的陆婷和冯薪朵也无法抵挡。

“这家伙......强得变态......”被克莱斯特一个爆发打飞的陆婷躺在那几乎发不出声音,而冯薪朵也同样有气无力。

克莱斯特走到尼奥身边,把曾艳芬扔在他脚下。曾艳芬叫骂着又踢又打,这对尼奥都无法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他抓住曾艳芬的脖子提将起来,还若无其事地对唐安琪说:“你一直试图激怒我,让我失去判断力。恭喜你成功了,我从最开始就很愤怒,现在已经不想去做判断了。因为有些东西是无法被改变的,比如在压倒性力量面前,你的那些小聪明显得那么不堪一击。你从一开始就输了,唐安琪。”

唐安琪表情终于变得严峻起来。

“不过你刚才说你还有王牌,我倒是很感兴趣。”

“好奇心会杀死猫的哦。”

“猫只能死九次,但吸血鬼拥有几乎永恒的生命。我能担心什么?”

唐安琪叹口气,终于做下决定,她说:“曾艳芬,要委屈你一下了。”

“哦,那你逃走吧,不用管我的。”曾艳芬被尼奥拎在手里,也知道自己的挣扎于事无补。于是她反而变得大义凌然起来。就像电视剧里头那些正义英雄的伙伴,她在最后的关头做了自己认为比较帅气的决定。

唐安琪一撩头发,一股特别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闻着沁人心脾。她对曾艳芬说:“我逃不掉的,如果不在这里解决的话,明天,后天,接下来的每一天,我身边的人都会受到威胁。所以你要帮我战胜他。你是我最后的王牌了。”

“你则也太委屈我了啊!”曾艳芬觉得这唐安琪的这个提议比让她自我牺牲更加困难。就连尼奥听了都忍不住要大笑。

“我很清楚尼奥的做事风格,也知道他绝对会对我身边重要的人下手。对不起,我是故意让你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的。让你成为他的人质也在我的算计里。”

“现在讲这个有屁用啊......”

可是唐安琪还没把话说完,曾艳芬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常。从闻到唐安琪那奇怪的香水味开始就变得很不对劲。她面色通红,体温急速升高,浑身汗如雨下。身体里头好像核电站大爆炸一样产生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反应。四肢百骸都感觉要炸裂。五感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脑子时而清灵时而沉重。她能感受到血液当中每一个红细胞在血管壁中的形态,她也能感受到每一次呼吸,自己内循环到底是怎么样的工作状态。她甚至能感觉到力量这种东西具象化后在身体里头究竟是怎么流转的。她眼前的整个世界开始加速旋转,闭上眼睛却还是会清晰看到这个世界的一切。那些横线竖线曲线交错在一起的如同脉络一样的奇特世界。曾艳芬不知道这是能量的流态,只有人达到了入微境界之后才有的看清世界本质的能力。

一股子压得人喘不过气的煞气从曾艳芬身上涌出来。尼奥吓了一跳,不自觉地松了一下劲。就那么一瞬间的松懈,让曾艳芬抽身搭住他的手腕,尼奥感觉到一股难以置信的巨大力量把他的手硬生生掰开。曾艳芬的手明明那么小,甚至只能捏住尼奥手腕的一半。可就是这么一只看似可爱的小手却捏得尼奥骨头咯吱咯吱地响。

“怎么......可能?”尼奥看曾艳芬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惊悚,在他眼中,曾艳芬就是个正在迅速膨胀着的,极其可怕的怪物。

曾艳芬也觉得不可思议。她的身体里头翻江倒海,迫不及待想要找个途径把那些正在膨胀的力量发泄出去,刚巧身边就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沙包。她也就不客气了。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似,我现在曾的好想打你一顿!”

她挣开尼奥的钳制,反身往尼奥肚子上甩出一拳。这一拳却比流星坠落大地还要可怕,尼奥根本来不及调整身形,直接被那爆炸般的力量贯穿了身体。他浑身一震,失神了两秒,巨大的痛楚才从腹部开始向全身扩散。尼奥没能在这一拳之后站住脚,膝盖一软半跪了下来。

“则......怎么回似?”曾艳芬看着自己的拳头,同样没有从惊吓的情绪回过神来。

这是唐安琪最后的王牌,也是拯救所有人的唯一办法。她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对曾艳芬说:“还记得我们刚见面时我给你吞下去的麦丽素吗?那个外面包着一层不会被胃液融化的物质,只要不用特殊的药物触发你永远都不会有事。要永远不用到它是最好的,不过现在必须孤注一掷了。就像我计划的那样作为人质的你将是离他最近的人,最有机会能偷袭他。”

“你那天到底......给我次了......什么东西......”

唐安琪惨然一笑,就如同把自己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曾艳芬身上期待她能带来最后的奇迹。

“能够让你短时间内变成最强人类的东西——天使禁药。”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