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炸裂吧,声乐部!-第二十章-水滴石穿

[炸裂声乐部]作者:皇帝陛下的玉米忙着吃土      2016/06/28

第二十章  水滴石穿



曾艳芬和黄婷婷感到楼下动静特别可怕,隔三差五就传来隆隆的爆炸声,并且伴随着整栋楼强烈摇晃,还有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啸声。总觉得世界末日就要来到,这座商场分分钟会跨下来似的。曾艳芬靠黄婷婷靠得特别紧,小小的肩膀微微颤抖她蹭蹭黄婷婷后背,黄婷婷回头看曾艳芬,看她嘴里被塞着桌布团,只能用眼神示意。黄婷婷不是曾艳芬肚子里的蛔虫,但她觉得曾艳芬挤眉弄眼半天无非是想要告诉自己“帮我把这东西拿掉。”

“怎么拿?我也被绑着。”黄婷婷表示爱莫能助。

曾艳芬又呜呜呜了半天,黄婷婷这下看出来她的意思了“用嘴”。

“滚。”黄婷婷果断拒绝了曾艳芬。她觉得这个话唠被堵嘴也是好事,至少自己也能安安静静思考。

但黄婷婷最后还是安慰曾艳芬说:“再等等,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尽管这个“很快”能不能赶在一小时之内,黄婷婷自己也拿不准。唯一还能感到一丝安心的是刚才派下去的那两个人现在还没回来。只要入侵者还没被搞定,这边就无法按计划进行下去吧。她现在希望唐安琪能拖够一小时再出现,这样被营救的胜算就能有八九成了。

其实黄婷婷早就注意到那个金发男人不停地在看表,这个动作暗示着他内心的焦虑。有些做大事的人,对细节总是谨慎,什么都要步步计算,反而会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扰乱阵脚。但让他不能有十足把握抓住唐安琪的理由是什么呢?黄婷婷也很在意。他们之前的对话提到了吸血鬼猎人,黄婷婷猜想这应该就是他们的死敌了。

金发男人确实像黄婷婷猜测的那样有些不好的预感,他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必须好好确认自己手下是否有完成任务。然而对讲机里头,黛丝和塞蒙却完全联络不上,这种掌控不住大局的挫折感让他很愤怒,最后只能强忍着怒火联络了在六楼监控室里负责调度的卢瑟。

“卢瑟,你那边怎么样?”

“坏消息是楼上的监控摄像头全被毁了我也不知道黛丝和塞蒙那边怎么回事,好消息我抓到了个想要突袭监控室的小老鼠,是唐小姐的朋友呢。”

“楼快被你拆了。”

“我什么都还没做呢。是楼上那两个家伙干的,黛丝和塞蒙那种打起来什么都不顾的家伙我可管不住,连对付几个小姑娘都要出全力我也很无奈啊。放心啦,我是懂得分寸的人。”

“我很清楚你的‘分寸’。别弄死了,活着带上来。”

卢瑟同样是吸血鬼骑士,他梳着辫子头,嘻哈歌手的打扮,一副游戏人间的态度。然而让他觉得好玩的却不是酒或者女人这些东西,他喜欢玩的,是别人的命。不过和黛丝还有塞蒙这两个纯粹的好战分子不同,他一般处理后勤的工作,计算机入侵,监控以及现场调度这些。陆婷初次遭遇吸血鬼骑士的时候,碰到的就是卢瑟和黛丝。虽然论实力排位他在塞蒙和克莱斯特之下,但要说对付一般人,哪怕是陆婷这种程度的吸血鬼猎人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一旦遇到有些本事的人类,他玩心可是出奇的重。也正因为这样,他的老大每次都会叮嘱他注意“分寸”。免得把可以好好利用的人质给玩死了。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卢瑟觉得不把人玩死,那玩残应该没关系吧。于是他在结束和老大的通话之后,摘了耳麦,转身掐住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赵粤,用中文对她说:

“能一个人偷偷摸到我的警戒范围内还把守在监控室外头的人马全部干掉,你也够厉害的。”

“呼哧呼哧——”赵粤艰难地喘着气,每喘一口气都剧痛无比,她猜想自己是伤到了骨头。这都是拜卢瑟所赐,赵粤在近身格斗上吃了大亏,完全不是卢瑟的对手。他们所在的第六层现在已是千疮百孔,赵粤对付一支荷枪实弹的吸血鬼小队花了大力气,最后打开监控室的门时却遭到里头的人的暗算。她确实没料到真正的吸血鬼骑士居然都是这种实力的存在,本以为自己能拖住卢瑟给唐安琪争取尽可能多的优势,现在看来自己其实跟拖后腿差不多。

当然打架打不过别人,气势还是不能输的。

“我当然厉害啦......我可是红绳会的太子呢。”

“哦嚯嚯~就是这城里最大那个黑帮吗?和我们安德罗宁家族相比,真是微不足道啊。我们可是拥有千年历史的吸血鬼家族,每一代的族长都是统治着吸血鬼世界的王。光凭你们一群小混混就想保护唐安琪?太可笑了。”

“绝不会让你们抓到她的......”

卢瑟回过身在身后的计算机上敲击几下,一个监控屏上显示出一段不是商场内的影像,影象所拍摄的画面是这些天她和唐安琪出门的情景。

“我知道你们的计划,从小让唐安琪藏在红绳会里不让我们找到她。如今发现我们把仿制的天使禁药流入黑市,你们知道再躲下去会害死更多人终于按耐不住了决定主动现身引我们出来。而且还到处散布消息让吸血鬼猎人注意到我们,你们是想要挑起两边的战争借机消灭我们一了百了对吗?可惜你和唐安琪真的估计错了我们的能力,一般的吸血鬼猎人来再多也不可能是吸血鬼骑士的对手,这座城市的吸血鬼猎人早就被我们打扫干净了。”

赵粤眯起眼睛,嘲讽道:“呵呵,明明还有漏网之鱼。”

卢瑟笑了:“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那个逃脱的吸血鬼猎人确实有点本事,不过现在已经成了塞蒙的点心了吧。塞蒙最喜欢把人生吞活剥连血带肉吃下去,吸血鬼猎人的味道可是很特别的哟。”

“大变态!”赵粤捏紧拳头,她和唐安琪的最初的计划是依靠陆婷的力量来牵制吸血鬼骑士,后来发现鞠婧祎的实力也可以利用,所以才会主动找上曾艳芬。让曾艳芬作为秘密武器打倒那个金发男人是唐安琪的主意,赵粤虽然表示过反对,但唐安琪对她却很有信心的样子。计划一步一步逐渐完善,如果成功的话今后就能高枕无忧。但如果吸血鬼骑士的力量都是这种程度,那陆婷她真的挡得住吗?而那个金发男人到底有多可怕她根本无法想象,那可是凌驾所有吸血鬼骑士的吸血鬼皇族就凭曾艳芬要怎么打倒他?

“所以说啊......”卢瑟把赵粤拉到面前,掐住赵粤脖子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脸贴着脸让赵粤看清自己的表情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让赵粤整张脸都涨红,呼吸困难。“你们要是聪明的话乖乖交出真正的天使禁药就不会受苦了。”

“那你们可以拿命来换啊!”赵粤一咬牙,从腰间摸出一把蝴蝶刀用全力刺向卢瑟咽喉,她早就在等卢瑟接近她的时机,当他以为自己绝对占有主导权并且放松警惕的时候以牙还牙给予重创。

然而赵粤却没想到,锋利的刀刃没能刺穿卢瑟的咽喉,而是被一圈线缆挡住。

“天真呐......”卢瑟悲怜地叹息,手一甩把赵粤狠狠砸在墙上。

赵粤后背差点断掉,喉头一甜呕了一大口血,已经痛地叫不出来。她匍匐在地上奄奄一息,只能勉强抬起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卢瑟。这男人浑身上被好像游蛇一样的线缆盘绕,那些东西简直是从他身体里头长出来的触手,不但恶心,同时也很危险。

“我能控制所有的电子设备,用的可不一定是手。”卢瑟对赵粤说,“这才是我真正的样子,这些线缆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既是我的铠甲也是我的手臂,如果你想要伤害我,先切断这些东西再说把。不过很可惜,就算是再锋利的刀,也无能为力的。现在你能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吗?挣扎没有任何意义哦。”

赵粤却倔强地回嘴说:“谁说没意义的......知道你真正的样子长这么丑,我可开心了呢。”

“啧——”

卢瑟扬起拳头,手就化作由千万条线缆交缠成的巨臂,那拳头像失控的野牛撞在赵粤身上,连同赵粤身后紧贴的墙壁一并砸碎,先是挨了这一下要命的一下,接着破碎的墙壁坍塌下来又把赵粤活生生埋在废墟底下。她这样还不死那真的是一件奇迹。

然而在这一天,在这座商场里头真的发生了太多的奇迹,不管是李艺彤千钧一发之际躲开让人碎尸万段的风暴,还是冯薪朵大爆发仅用了三招就逆转了整个战局,这些在常人完全绝望的逆境当中所创造的奇迹是该载入恩兔须加史册的。曾经一位前辈说过,世上的事就怕认真二字,恩兔须加的强者们之正是贯彻这种精神,用前所未有的认真的态度逆流而上吧。

卢瑟在这个年轻女孩身上烙下了自以为有趣的印章,以为这些痛彻心扉的伤会让她绝望和恐惧,可最后赵粤还是坚强地站起来了。

“不会输的......我要保护她......”

她呼吸紊乱,就连说话都要紧紧咬着牙,疼痛以及比肉体的伤害更加痛苦的感觉侵袭她的意志,让她几乎昏厥,但赵粤却像一座石碑巍然挺立在卢瑟面前,决不倒下。

“你—要—用—什—么—来—保—护—她?”卢瑟用嘶吼的语气讲出这句话,这也代表了他异常震怒。卢瑟挥动粗大如蟒蛇的手臂,把赵粤卷住高高举起,不断拍在坚硬的混凝土上,最后把她狠狠地抛飞。从前只有他可以玩弄人与鼓掌,在他手里别人只有绝望和生不如死两条路可以走,什么时候轮到这些下等人类来瞧不起自己?不仅如此,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折磨她,她都不肯倒下。这是对吸血鬼骑士的挑战,更是对卢瑟自尊心的挑战。所以他非常愤怒,甚至打算无视老大的命令,企图把赵粤扯碎来偿还他所受的侮辱。

轰地一声巨响,赵粤的身体击碎了商场的承重柱,天花板跟着塌了一大片下来卢瑟心想这下这个讨厌的小老鼠该被压成成肉酱了吧?可是——

石块不断滚落,一个豁口出现在卢瑟的视线当中。赵粤再一次从断瓦残砖里爬起来,她伤得很重,血污弄脏了她的脸,穿的小裙子也破破烂烂,但她看起来却完全没有弱者的姿态,她像是从地狱爬回来的魔神,在业火的熔炼下铸就了比钢铁还要强大的心。

“你问我用什么?”

她正等着向她的敌人反击,哪怕她已经断了獠牙,残了爪子,可只要还有一口气,她也会想尽办法让她的对手尝尝苦头。

“当然是用我的拳头了!”

“别说笑了!”卢瑟这一次抬起双手合抱在一起,缆线疯狂地纠缠聚集,最后汇聚成型的拳头如同一辆水泥车那样巨大,卢瑟吼叫着癫狂着不计一切撞向赵粤,只有让赵粤粉身碎骨才能解他心头的恨意。

面对已经必死无疑的攻击,那朝着自己横冲直撞而来的拳头,赵粤眯起了眼睛,她每个动作都会让全身的骨头痛得不能自已,可她还是吃力地抬起手,把戴在手腕上的红绳死死咬住。她脑海里的记忆片段开始回旋,看到自己第一次和唐安琪见面时的情景。那是春天刚刚过去,夏天还没兹扰的午后,她在院子里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姐姐。

【妈妈,她是谁?】

【她叫唐安琪,从今天起就住我们家了哦,你们要做好朋友啊。】

那时候她才五岁,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姐姐。

【赵粤,你为什么哭啊。】

【狗狗欺负我......】

【不怕不怕,我帮你报仇。】

唐安琪比她大,已经是上小学的大孩子了,可她为了赵粤去和野狗打架,弄得遍体鳞伤。明明不是姐妹,却比亲姐妹更亲。

【呜呜呜呜。】

【你怎么又哭呀?】

【小姐姐一定很痛很痛......】

【一点也不痛呢,嘿嘿嘿——】

【呜呜呜呜,我长大以后一定会保护你的!不让坏狗狗欺负你!】

赵粤上了小学,唐安琪已经上初中;赵粤上了初中,唐安琪已经在恩兔须加叱咤风云;她生怕自己会跟不上小姐姐的脚步,拼命地锻炼自己拼命地变强。

【你别勉强自己,日子还很长。】

【不要,我再不努力的话,会追不上你的,还说什么保护呢?】

【你已经很强了,我也不是那个处处需要别人保护的小女孩。】

【可是......】

【你是不是怕我毕业以后就会离开?】

【嗯......】

【赵粤,戴上这根红绳,我们来做个约定吧。我会一直在恩兔须加等你,等你站到顶点,然后我们一起毕业。】

【嗯,说定了哦。】

“我们约好了的,要成为最强,要保护她,还要和她一起毕业。我们将来还有好长好长的路,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卢瑟的攻击已经近在咫尺,赵粤却没力气再避开,或者说,她根本不想避开。在死神对她露出嗤笑的那一刻,赵粤突然张开了眼睛,手腕上的红绳应声而断。那本是她和唐安琪约定的信物,她视作珍宝爱惜至今,但这一次她不得不咬断这根红绳。她并没有放弃两人的约定,而是为了能走到将来,她才决定要孤注一掷。

“只能用这招了啊——”

红绳一断,绞在一起的红线立刻散开来,纤纤一根线细地肉眼快要看不见,但在鲜血的浸淋下却红得妖异。赵粤小指一勾,红绳好像被她的意志所牵引,在她眼前布起了一道密密的网。

卢瑟双手合抱砸出来的这一拳凶猛无比,轰地一声撞在赵粤跟前的那层似有若无的网上,这些线明明细地要命,可是织在一起以后却发挥出无比可怕的坚韧。卢瑟难以置信看着自己的拳头被赵粤死死挡下来,心中的诧异恐怕惊天动地。

这时候赵粤抹干了嘴角的血沫,露出笑意,说:“我还有些本事没拿出来,恭喜你,你是这世上第一个看到我用这招的人,但愿也是最后一个。”

卢瑟哈哈哈大笑,他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人类为什么总爱说大话呢?

但赵粤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没有说大话。她十指缠着红线,双手像翻花绳一般快速翻飞。一瞬间,红线缠住了卢瑟那大地出奇的由缆线纠缠在一起组合成的拳头赵粤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技巧,只见她小指动了动,所有的红线居然同时收紧,刺啦一声,卢瑟的拳头竟四分五裂。

“这不可能!”卢瑟怎么也想不到明明坚不可摧的缆线在这些纤细的红线下脆弱地像豆腐一样不堪一击,自己引以为傲的形态被这女孩轻松给破去。但这也激起了卢瑟真正的杀心,她像黛丝还有塞蒙那样,已经不管不顾后果,疯狂的念头在脑中盘踞,就算把整座楼夷平大家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我要你死啊——”卢瑟的嚎叫响彻整座商场,随之而来的是他把埋在身体里的缆线全部释放。像火山突破临界最终喷发那样,那一瞬间整个六层如同遭到流行雨的洗礼,所有东西在这场剧烈的爆发中被击穿、被撞碎、被摧毁。而唯一完好的,只有站在暴风雨当中拥有者钢铁意志的赵粤。

赵粤冒着这场毁灭一切的风暴逆行,每踏出一步都面临巨大的压力,但卢瑟的所有攻击都被她用红线织出来的网死死挡住。但这场毁天灭地的风暴终于停歇的时候,赵粤已经走到卢瑟的面前。

“我说过,你我会用我这双手保护唐安琪,你是无法阻止我的。”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低贱的人类!”卢瑟歇斯底里企图再一次发动刚才那恐怖的攻击,妄图把赵粤扑杀在面前,可这一次他只动了意识却动不了身体。卢瑟惊讶地环顾四周终于注意到赵粤对他做了什么。她红线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死死纠缠住每一根缆线,卢瑟就像陷入了蜘蛛网的可怜虫动弹不得,他作为吸血鬼骑士的荣耀还有骄傲正一点一点被夺走。游戏人间的猎人最终却沦为别人的猎物,这种滋味无论如何都不会好受。

赵粤小指牵着红线的一端,对着眼神里充满不安、狂怒但更多是暴戾情绪的卢瑟说:

“中国有句话叫‘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它形容再强大的事物也会被坚持不懈的态度打败。算了,你应该不懂这么深奥的中文。你引以为傲的武装始终抵不过细小的切割。就好比一刀砍不断,我会砍一百刀,一百刀砍不断我会砍一万刀。你知道一万刀同时砍在身上是什么滋味吗?”

卢瑟没有回答是或者不,他只把自己内心的戾气尽数发泄给赵粤,身体不断反抗挣扎,嘴里不断咒骂,说着赵粤听不懂的粗鄙的语言,不停用“杀了你”表达自己的情绪。他自始至终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可他越动的厉害,红线就缠地越紧。直到切碎他所有的缆线,深深勒进他的肉里。

“现在该知道了,敢动唐安琪的话,下场就是你现在这样,被千刀万剐!”

赵粤闭上眼睛,像挥动指挥棒一样勾动小指。红线布下的蛛网剧烈收紧,并在同一时刻砰砰砰崩断。所有的哀嚎、怒骂还有咆哮戛然而止,只什么东西被切开的声音以及血液喷溅的嘶嘶声音绽放在空中,恍若最后的乐章奏响。卢瑟的身体在炸出的一片血雨之后轰然倒地。

“安琪......”赵粤喊着唐安琪的名字,她觉得好累好累,浑身上下像散了架一样,眼皮几乎抬不起来。

“对不起......”

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赵粤再也支持不住这伤痕累累的身体缓缓瘫倒。可就在这时一股力量支撑住了她。赵粤感觉自己正陷入一团温软的梦境,恍惚之后惊异地回头,看到唐安琪流着泪的脸。

“你怎么不藏好?他们会找到你的。”

“不想藏了,该去做个了断了。”

“那我们一起去。”

“笨蛋!不要勉强自己啊。”

“我说过的,要保护你。”赵粤强打精神对唐安琪露出笑容,这是她最自然的笑容,眼角弯弯的,特别好看。

“你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接下来交给我吧。鹿蜀和那那西帮了大忙,四个吸血鬼骑士被打倒了三个,我们很快就能成功。”

“太好了......”赵粤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了,这一战拼掉了她半条命,甚至没有力气再动一下手指。现在她真的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给最终陪安琪走上楼顶的那群人了。

唐安琪把赵粤安置在监控室里的沙发上,替她简单包扎了伤口,又找了件还算完好的外套给她盖上,最后把自己手上的红绳解下来绑在赵粤手腕上。她觉得自己欠赵粤太多太多,也欠被自己利用的曾艳芬、鞠婧祎、冯薪朵还有陆婷大大的人情如果这一次她们真的可以逃出生天,她愿意用自己的今生的全部来偿还这笔债。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剩最后五分钟,有人还在通风管里隐秘行动,有人互相扶持并肩前行,还有人在黑暗中默默观察,她们的行动已经超出唐安琪的计算,所引发的后果,同样也无法掌控。但欣慰的是唐安琪所预期的目标都已经达成,那么是该将最后一颗棋子下在棋盘里,把对手布好的局全部打乱的时候了。唐安琪把一瓶药水倒进通风口,至此,她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唐安琪在赵粤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然后毅然而然地,一步一步走向顶层。

“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了!尼奥。”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