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炸裂吧,声乐部!-第十九章-诛仙

[炸裂声乐部]作者:皇帝陛下的玉米忙着吃土      2016/06/28

第十九章  诛仙


陆婷穿过八楼运动用品区的时听到了楼上的爆炸声,头顶上甚至发出摇摇欲坠的声响,她盯着天花板上越来越大的开裂心想要不要找个掩体躲一躲,但过去了半分钟也没见天花板跨下来,于是稍微安了心。她现在弄不懂楼上的人到底是在抓唐安琪还是在抓哥斯拉。居然连爆炸物都用上了,而且这动静比火箭筒还厉害。不过那声音听上去也不像是炸药,毕竟要真用了炸药,天花板早该塌了。如果她亲眼目睹李艺彤用双月闪击穿了整层楼大概也会吃惊地收不回下巴吧,她的认知里头可没有双手能发射气功波的人存在。尽管这世界上除了人类和吸血鬼之外,还有其他匪夷所思的东西未被探寻到。

从一楼杀到八楼挺轻松的,陆婷穿着皮夹克背着一个吉他箱,伪装成玩乐队的少女。但吉他箱里装满了各种枪械还有银子弹,她再配一副墨镜就跟终结者似的。这架势哪怕是面对一整支吸血鬼军队她都能游刃有余。至于她是怎么进来的,不,应该说她其实根本没有出去过,从商场开门起她就一直这里,把上上下下逛了个遍,确认了每一层楼的吸血鬼数量。当这帮吸血鬼伪装成抢劫犯开始动手时,陆婷便从容地从一楼开始一层一层清理上去,顺便解救被困在商场内的人。不过到了八楼以后陆婷却很诧异,因为在这层转了一圈居然不见半个人影,存在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八楼已经设下了陷进,要么就是另有别人先一步替她干掉了吸血鬼。陆婷可不信后面那种情况,吸血鬼这种东西,当然是吸血鬼猎人才能对付的了的。普通人,哪怕是练过一些拳脚的,也不可能是吸血鬼的对手,更何况他们一个个还都武装到牙齿。然而陆婷同时也有些期待是后者那种情况,这样可以帮自己分担些工作压力。最好就是连楼上那些家伙全被引走,这样自己杀到楼顶直面吸血鬼的头头能轻松不少,毕竟她现在剩下的弹药不多了。

陆婷脚步没停下,身形如同鬼魅般在八楼闪过。直到她听到有脚步声接近,陆婷自信一笑,心想终于有猎物了。

她迅速闪到一个柜台前蹲下,准备突袭,然而这时她却听到远处两声闷响,之后脚步声戛然而止。陆婷疑惑了,难道八楼真的藏着同行?要是这样的话那到是好事,多个人帮忙多一成胜算。

估计了一下那位神秘帮手藏匿的方位,陆婷开始悄悄朝那个地方潜去。谁知道刚迈出出脚就感觉到一股风压朝她脸上扑。意识到有人朝自己攻过来,陆婷马上往后仰倒,说时迟那时快,一记手刀从她的鼻尖上掠过,虽然没有劈中,但这股劲道可确确实实让她脸有种被扇了一巴掌的痛觉,有史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程度的对手,恐怕比之前那两个骑士级吸血鬼还要难对付。陆婷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她很诧异——不是说好的同行吗?

陆婷向后仰倒背先着地,尽管姿势有些难看但这会儿也顾不得漂亮不漂亮,她不敢停歇立刻侧滚往旁边滚去,恰好躲过了对方随后一脚下劈。陆婷的战斗经验全是在实战当中积累起来的,直觉灵敏判断也相当准确。一般的对手在她面前完全会被她带着节奏走,但要是遇上比自己更强的,那陆婷就得稍微想想怎么智取了,不过这世上能强过她的其实也不多。

陆婷翻身躲开一记下劈立即开始反击,她双腿打开在地板上施展回旋,借着旋转的威力她逼开了袭击她的人,同时也翻身而起重新站定。但是她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脸,而是先看到朝自己的脸砸来的拳头,陆婷几乎本能地反手抓住这只拳头同时整个人向后飘去,借此化掉冲拳的力道。这力量浑厚而且源源不断,刚烈非常。陆婷不敢硬接,只能用以柔克刚的方式化解。在她往后退的同时另一只手趁势抓住那人的胳膊整个身体然后腾空,借势荡起双腿夹住对方脖子,又敏捷地在空中扭转三百六十度。这是她之前在学校里和鞠婧祎交手时学到的技巧,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偷师,不过对付一些暂时摸不清实力的对手,这种以借力打力的方法确实很好用。

对方承受不住这个旋转的力道被陆婷硬生生扭倒在地上,下一个瞬间,陆婷已经完成了一个十字固定,只要稍微一用力,那人的整条手臂就会被他拧断。可还没等陆婷得意半秒,她整个人就被举了起来,正如鞠婧祎对她做出十字固定的时候她用蛮力化解这招的情形一样。这也表明对方的力量远远在自己之上!

但陆婷毕竟不能像鞠婧祎那样鬼魅似地飘来飘去,她只能深吸一口气做好硬抗的准备。然而她的对手没有像自己对付鞠婧祎时那样把她举起来朝地上砸,而是诡异地停住了动作。接着有个声音说:

“哎呀,没想到是你!”陆婷觉得这声音耳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直到她借着应急灯光认真端详那个人的脸,这一看让她叫出来。

“怎么是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现在陆婷明白自己引以为豪的力量和速度为什么对人家起不到作用了。因为和她交手的是她不管怎么练无法超越的恩兔须加最强者冯薪朵。

“我就不可以来商场买东西然后碰上抢劫吗?”冯薪朵来了一句冷幽默,这和她平时一向沉着的外表不太相符。虽然这个“沉着”的结论也只是陆婷自己得出来的。她和冯薪朵一直都是是对手,并没有机会好好坐下来说过话。

 冯薪朵把陆婷放下,又把她扔在地上的吉他箱捡了回来,问:

“我倒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这里头死沉死沉的也不是吉他吧?

“这个……我来见义勇为的,学生守则里不是说我们要敢于同犯罪分子做斗争嘛……” 陆婷胡扯道,恩兔须加的学生守则里头才没有这一条。

冯薪朵当然不相信陆婷信口开河,她大眼珠子一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打倒的那些家伙,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人,倒像是电影里看过的那种僵尸......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一直觉得你很不简单,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但我必须弄清楚这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广播里的人说要找唐安琪,还说什么天使禁药,我都被弄糊涂了。”

陆婷看着冯薪朵的眼睛,这女孩的大眼睛里有星辰闪烁,在黑暗当中如同天空中最亮的星星,很难想象一个太妹会有这样的眼神,它代表了美丽聪颖知书达理,唯独与凶恶无关。陆婷相信冯薪朵是那种极聪明的女孩,在普通学校里头,她绝对是优等生的代表。可她偏偏是恩兔须加这鬼都要绕道走的可怕学校里头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冯薪朵要是笨的话就不会练得这么强大,要知道她使的是正统武术,同时兼修内家拳,和自己这种纯粹为了生存的街头格斗完全不一样。内家拳需要更多的精力去修炼,也需要有足够的聪明才智才能理解武术招式的含义和力量运用的方法。

陆婷觉得事已至此也就不用对冯薪朵多做隐瞒,因为现在大家在一条船上。就算自己什么都不说,冯薪朵也会去找到答案。而且她相信,冯薪朵很快就能发现真相。所以她清清嗓子,决定用最简单的描述来向冯薪朵解释目前的情况: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被你打倒的这些家伙,都是吸血鬼。”

“哦。”

“哦”是什么意思?陆婷冲冯薪朵翻白眼。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理解吸血鬼的意思?还是她真的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你信世界上有吸血鬼???”

“信啊,为什么不信。”

冯薪朵连迟疑都没有,立刻接受了陆婷的说法。陆婷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解释,却被冯薪朵这句简单粗暴的“信啊”堵了回去,两人的气氛陷入了一丝尴尬。

“你就这么信啦?!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啊。”陆婷怀疑冯薪朵一定觉得自己在讲笑话。

“不是。”冯薪朵摇摇头,“穿越的人我都见过,你说有吸血鬼那不也挺正常的嘛。”

“等等,你说穿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你都信吸血鬼了你干嘛不信穿越?这不是双重标准嘛!”

“不,这是两回事,吸血鬼再怎么也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穿越就有点......”

“算了这不重要。你既然告诉我有吸血鬼,所以你带枪来就是为了打这些吸血鬼咯?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我是个吸血鬼猎人,猎杀他们这是我的工作。”

“好酷哦......”

陆婷挑了挑眉毛,心里头想:冯薪朵这人,怎么一点也不像平时在学校里看上去的那么正经?甚至隐约有点一点智商上的缺陷......难怪学校里头的人说她扮猪吃老虎,看她乖乖女的样子以为她好对付,真找她挑战的时候三两下就被打趴下。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放心吧,我会保守秘密的。”

“不是问你这个!”陆婷冲冯薪朵翻第二个白眼,“既然知道我在猎杀吸血鬼,你难道不觉得害怕吗?楼上的家伙可不是你随便能打倒的杂鱼,随时会死的。”

“那你又为什么不害怕?”

“我当然害怕,但之前吃过他们的亏,这笔账不讨回来的话,我咽不下这口气。”

“真是太妹的作风呢......”

“你自己也是太妹吧。”

“我只是想看看自己有多强而已。”

“那真巧,我也是这个想法。”

陆婷看着冯薪朵,没想到这女孩其实挺爽朗的,又难得能和自己意气相投。如果不是对手的话,说不定能成为朋友。

“你有看到曾艳芬吗?”

“你听到刚才的广播了吧?恐怕我们学校的人都被抓了,他们想要唐安琪自投罗网。”

“唐安琪和那些人是什么关系?”

“谁知道呢,这得问她本人才行。”

“那天使禁药又是什么?”

“黑市里卖的一种毒药,用过的人力量暴增同时失去心智变成杀戮怪物,而且副作用是死亡。但并不是真正的死去,而是进入假死状态。尸体保存一个月就能复活,但之后都必须依靠吸血来延续生命。”

“所以吸血鬼就是这么来的?”

“不,用过天使禁药的人变的只是伪吸血鬼而已。和真正的吸血鬼相比还不够危险,还不如那些被吸血鬼咬过以后转化为吸血鬼的吸血鬼仆从,吸血鬼仆从也不强。而今天在这间商场里头的全是真正的吸血鬼,他们不用银子弹是无法杀死的。”

“这样啊......那是不是还有比吸血鬼更厉害的?”

陆婷顿了顿,她不想吓到冯薪朵,但眼下她必须要向冯薪朵讲清楚事件的严重性。这间商场里头可是危机四伏的。

“有的——”

突然,一道杀气仿佛锋利的刀子抹向两人咽喉。陆婷和冯薪朵汗毛直竖,同一时间警觉地盯着远处。在黑暗当中,胶鞋和地面摩擦的声音由远及近,两人的视线当中出现了一个瘦瘦高高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他穿着夏威夷衫,踩着沙滩拖鞋,看起来和海边随处可见的游客并没两样。但在现在这被吸血鬼占领了的商场里头,有这样一个闲庭信步的人不的不说格格不入。更何况他身上杀气重地让人毛孔都能发出尖叫。陆婷手一扬,把冯薪朵挡在了身后,她的表情此时变得无比严峻,从那山羊胡男人身上感受到的压力甚至让她手开始微微颤抖。

“——是吸血鬼骑士”陆婷说。

山羊胡男人在陆婷和冯薪朵两人面前站定,饶有趣味地端详着两个女孩。他有着白人长相,面颊消瘦,眼窝深陷,灰白的肤色下还透着好像吃不饱饭一样的营养不良的颜色,如同一个随时会倒地不起的病秧子。可因为长相而小看他的话,那后果恐怕是凶多吉少。

陆婷知道每一个吸血鬼骑士都有着强大的力量,几乎都有着特殊能力。自己这样的血肉之躯用拳脚是无法与他们抗衡的。尽管他们也能够被银子弹杀死,不过前提是枪能打得中他们。

“我叫塞蒙,来自安德罗宁家族的吸血鬼骑士,两位吸血鬼猎人小姐到此为止吧,请别再往上走了。”

自称塞蒙的吸血鬼骑士用中文对陆婷还有冯薪朵警告,他语气温和,对待女孩的态度确实有着骑士风度。只是,他褪不去的杀气却暴露了他并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事实。陆婷确定只她要说个“不”字,这个男人绝对会立刻动手。

“你们不用害怕,我是个温和的吸血鬼,只要规规矩矩我保证不动手。”塞蒙笑嘻嘻的,好像幼儿园门口擅长哄小孩子开心的卖糖小贩。

“哦,好吧。”陆婷一点头,拉起冯薪朵转身往回走。

塞蒙大概没想到这两个女孩真那么听话说走就走,早就酝酿在心里头一番威胁的话没机会讲,脸上流露出失落的情绪。可他一低头,却看到两个圆圆的东西叮叮咚咚滚到了脚边。盯着看了两秒才意识到这是手榴弹,而且已经拉开了保险栓。

“轰——”地一下,塞蒙脚底猛地炸开,火焰和烟尘瞬间把他吞没。陆婷可不觉得这两个手榴弹就能干掉一个吸血鬼骑士,她对冯薪朵大喊了一声:“躲开!”随即从武器包里掏出一支火箭筒......那不顾一切的疯狂劲头让冯薪朵目瞪口呆。

“轰——”又是一次爆炸,比先前更加猛烈,冯薪朵还好有所准备没被剧烈的气浪掀翻,不过商场里头其他东西就没这么好运了,这一层所有玻璃在冲击波之下成了碎片,比玻璃更坚固一些的东西则被吹地东倒西歪,整个八楼像空袭过后的阿富汗一片狼藉,塞蒙的脚底被炸出一个大洞,他自己则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掉到下面那层。

“你做得也太过了吧......”冯薪朵感慨道。

“更过分的你还没见过呢。”陆婷拉起冯薪朵就往通往楼上的扶梯跑,“这里不宜久留,赶紧上去。”

可陆婷始终还是低估了吸血鬼骑士的力量,两个人没来得及跑到目的地,脚底下突然破开一个大洞,皮肤被烧地焦黑浑身冒烟几乎裸体的塞蒙怒不可遏地钻出来阻挡两个女孩。

他眼睛血红,显然已经气急攻心。尽管只有银和阳光能杀死吸血鬼,但爆炸同样会对他们造成伤害,如果挨一发原子弹,那就算是万年吸血鬼古神也得灰飞烟灭的。

塞蒙已经没了好语气,他暴跳如雷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疯狗,嘴里不停咆哮:“真的很痛啊——现在的小姑娘太不像话啦!我要吃了你们!”

看到塞蒙又叫又跳还衣不遮体的样子,冯薪朵本能地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哎呀!光屁股的男人!”

“别怕啦,他底下什么都没有,刚才那几下估计把他命根炸没了。”陆婷得意地说。

塞蒙意识到陆婷的话,竟然也伸手去摸自己的胯下,不摸还好,摸完以后他的绝望和愤怒让他几乎失去理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恐怖的尖叫声当中塞蒙整个身体竟然变形,四肢开始枯萎收缩,而躯干和头则越来越膨大,最后眼睛鼻子都不见整个头部只留下一张血盆大口,形状像铲车的铲斗,口腔内里三层外三层遍布着数不清的尖利牙齿,任谁都相信这被东西咬住哪怕是虎头鲸都会粉身碎骨。尽管四肢都退化了,但他移动起来的速度却一点也不低,呼啸着像一辆失控的巴士。才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朝两个女孩扑过来。

当机立断!陆婷往左,冯薪朵往右,两个人同时往两边窜出去老远,这才没被塞蒙的大嘴盖住。

两人再回头一看,塞蒙的大嘴一张一合,整块地板被他咬穿。他的嘴巴又嚼了两下嘴里所有东西都被嚼烂掉。碎片里有木块也有钢筋和混凝土,塞蒙再扭转身子,转了三百六十度,把嘴里头的东西全喷出来。

碎块混合着极臭的口腔分泌物飞溅,喷射的威力竟然像子弹一样扫射全场,场面又可怕又恶心,陆婷和冯薪朵头皮发麻,立刻找了掩体躲避。

噗噗噗——乱石横飞,钢铁呼啸,小小的风暴在这层楼当中肆虐,恐怖地叫人抬不起头来。

冯薪朵接受不了这么丑陋的对手,她冲陆婷喊:“这东西哪里像吸血鬼了!?”

陆婷也难以置信,她回答:“我只听说吸血鬼骑士都有自己的第二形态,可从来没见过。没想到这家伙的第二形态这么恶心啊!”

“饿饿饿饿饿饿饿饿——”塞蒙已经无法发出人类的语言,那张大嘴里头发出的叫声听上去就像是在喊饿。可不是,不饿还会连地板都吃么?

一波喷射过去,塞蒙眼睛看不见只能凭感觉四处乱窜寻找这两个女孩躲藏的地方。

陆婷知道这么躲下去凶多吉少,她对冯薪朵使了个眼色,说:“你别出来,让我对付他。等一下你看准机会逃走吧。”

“你一个人不是去送死嘛!”冯薪朵皱着眉,“我不能一个人逃。”

陆婷听了冯薪朵的话居然生气了,她骂道:“白痴!就算你是全校最强,你也不过是个人类。这种东西你应付不来的!”

冯薪朵也急了,跟着呛回去:“说的你自己好像就是大罗金仙转世似的,你难道能应付?”

“能!”陆婷从说着说着就从腰间拿出一支一尺长的金属棒,按下一端的按钮,再一抖,金属棒突然伸长成三尺长的长枪,尖端伸出两个尖叉,看起来非常锐利

她对冯薪朵说:“只要用这把纯银的枪刺进他身体就行了。”

“你有几成把握?”冯薪朵问陆婷。

陆婷想也不想就回答:“一成。”

“你真的疯了!”

冯薪朵骂了一句陆婷,可能是她说话声太大被塞蒙察觉到。只听到隆隆的声音接近,冯薪朵躲藏的掩体突然就被塞蒙一个冲撞毁地粉碎。冯薪朵辞不及防飞出去老远,撞击在立柱上,疼得死去回来。

“大意了!”陆婷内心一急也从掩体后面跳出来,手里握着银枪对准塞蒙的后背狠狠扎下去。

然而她失手了。

塞蒙的后背比想象地要坚硬太多,银枪更本戳不破表皮,更别说刺进身体里了塞蒙一回身,巨大的身躯倒滚一周,陆婷连人带枪也被撞飞出去。好像被全速奔跑的公牛撞个正着一样,那种钻心的疼痛无法语言形容。

“可恶!”陆婷咬咬牙,跌跌撞撞爬起来。她想要捡回银枪,可是塞蒙哪里给她这样的机会,咆哮着把陆婷逼开远远地。

“这下真的完了吗?”陆婷有些绝望。

可是千钧一发之际,另一头却传来冯薪朵的呼喊:“喂!那个丑八怪!”

这显然是有意要激怒塞蒙的动作,陆婷看远处的冯薪朵缓缓站起来,样子有些狼狈。

听到动静的塞蒙一扭头,盛怒之下立刻就冲着冯薪朵狂奔而至。巨大又丑陋的身躯轰隆轰隆撞碎沿途所有阻碍,还在五米开外就张开大口狠狠地咬过来。一股腥风扑面而至,冯薪朵却不闪不避,泰然自若地站立着。

“你干嘛!???”陆婷还在想怎么起死回生的对策,却看见冯薪朵主动去吸引塞蒙攻击她,吓得手足无措。她知道冯薪朵强,却不知道她居然只是个很强的笨蛋而已。

“别小看我。”冯薪朵对陆婷露出自信的笑容,“既然你都承认我是全校最强了,那我必须要拿出对得起最强名称的认真才行。”

“这不是认真不认真的问题啊!”

“你那一成的成功率是因为没人帮你打掩护不是吗?我拖住他,你朝他的肚子刺下去就是了,成功率能有几成?”

“大白痴!你用什么拖住他?!”

冯薪朵眼镜上的反光在周围的火焰当中显得格外刺眼,陆婷看不清那镜片后的眼睛里头到底流露着怎样的情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冯薪朵没在开玩笑。这家伙,说不定真的能做到别人无法现象的事情。

“——都叫你别小看我了,我可是冯薪朵啊,恩兔须加最强!”

在陆婷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冯薪朵右脚后退小半步,双手抬起做出一个武术当中的起手式,在面对体型大过她好几倍的塞蒙,此时此刻的冯薪朵竟然也如同一头雌伏的猛兽,似乎在一瞬间就会将眼前的猎物扑杀。

然而,塞蒙的巨口已经朝冯薪朵的脑袋压下来了,变成怪物口中的碎肉只连一秒都不用。

“第一式,啸天——”

冯薪朵念了一个招式,磅礴的内力透体而出,她左拳朝上右拳朝下狠狠地打开,像是张开自己的獠牙。塞蒙的大嘴狠狠一咬,冯薪朵却如同千斤顶那般将塞蒙的上下颚死死顶住,这力道不但没有输给塞蒙的咬合力,甚至还将他的嘴巴硬生生掰开,撑到极限时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塞蒙不但没能把冯薪朵咬碎,反而被她用强横的力量撕裂了嘴巴。

“这、这怎么可能——”陆婷目瞪口呆愣在当场。在她眼里,冯薪朵已经不是学校里那个谁也不招惹就算有人挑战也好声好气说话的优等生。她就如同一尊魔神,从天而降蔑视众生。在这种强大的力量下,不管谁都会颤抖。

“第二式,呑月——”

冯薪朵双拳一翻在胸前画圆,内力运行瞬间倒转过来,竟然也牵引着塞蒙整个躯体翻了转过来。塞蒙脑袋朝下四脚朝天咚地一声狠狠砸在地板上。他这个大块头的身体虽然巨大,但体重还不至于无法让地板承受。但冯薪朵将他一翻再狠狠一砸,这力量居然把塞蒙砸陷入地板当中。整个楼层开始抖动,所有东西都在冯薪朵可怕的力量下瑟瑟发抖。

“第三式,震昆仑——”

冯薪朵大喝一声,声如洪钟势如山崩。她举起的双拳好像一对千吨大锤砸在塞蒙下颚上,仿佛能听到山河破碎的声响那样,伴着塞蒙凄厉的嚎叫,地板彻底崩碎,这家伙巨大的身体被冯薪朵极霸道的一击打落到下面那层。

“起枪!”冯薪朵对陆婷喊。

陆婷被一语惊醒,这才想起最重要的事情。她捡回掉在地上的银枪冲到那个地板上那个大洞的边缘,作势就要跳。冯薪朵眼疾手快握住了一端,陆婷斜眼看她,欲言又止。

“以前你一直把我当对手,但今天我们可是一起打架的伙伴,不要板着个脸啦。”

“谁告诉你这是打架了?一不小心会送命的好不好!”

“可我相信你不会让我送命的。”

“你这家伙......别抢我风头啊。”

于是两人合握住银枪从地板上的大洞跳了下来,枪尖直指塞蒙的腹底。塞蒙被冯薪朵砸地动弹不得,他虽然眼睛无法看见冯薪朵和陆婷那是势不可挡的一跃,但直觉告诉他,他离死期已经不远了。

“饿饿饿饿饿饿饿饿——”塞蒙恐怕极度地不甘心并且怨恨,因为如此强大的吸血鬼骑士居然被两个女高中生打倒。可他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小看冯薪朵和陆婷,小看这两个恩兔须加最强的人。现在,她们就要把这份对她们的轻视所带来的屈辱加倍奉还。如果塞蒙还有什么咒骂的话,那只能留到地狱去说了。

“破!!!”

轰的一声,两人用使出全力用银枪贯穿了塞蒙的身体,这恐怖至极的力量又一连击穿了之后两层地板,两个人直接掉到第五层才停了下来。塞蒙的身体被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那张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命的大口也没能再合上。

陆婷艰难地水泥碎块当中坐起来,摇晃昏昏沉沉的脑袋,拍打身上的沙尘时还不停咳嗽。这场战斗可真的累坏她了,尽管大部分时候是由冯薪朵一个人完全挡住塞蒙的攻击而自己似乎只是在给她打下手,可陆婷也甘心,力量强横到这种程度她没什么好不服气的,自己再练个十年也追不上这种程度的对手。

“还站得起来吗?”

冯薪朵朝她伸出一只手。如果换做以前,陆婷一定会冷漠地拒绝这种廉价的同情。但这一次她看着冯薪朵真诚的眼睛,看到她和自己同样灰头土脸的样子,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陆婷大方地握住冯薪朵的手站起身。她想:能有个能并肩作战的伙伴,好像也不是什么那么坏的事情。

“喂,你刚才用的是什么功夫?这么厉害。”

“家门绝学‘诛仙三式’。”

“教我行不行?”

“都说是家门绝学了,传内不传外的。”

“哦,你爸还缺女儿吗?”

“你很烦呐......”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 TokyoTot

    诛仙要播了期待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Sugg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