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和打工少女的第99次相遇(五、六、七)

[撸鞠]作者:魔法少女张放      2015/12/17

和打工少女的第99次相遇


5.如果和打工少女在不浪漫的市民广场相遇的话(上)

 

醒了吗?

鞠婧祎疲惫的拿开眼罩,是在酒店啊,分配到同一间的成员还在睡眠中,她起身去洗手间,动作很轻。

她用冷水拍打着脸,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点。又做了奇怪的梦啊。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侵占她的睡眠,牵动她的情绪,总是出现在陌生的地方,总是给她难以说清的似曾相识,总是一副无辜的模样。

总是忘记她的名字。

实在是,太可恨了啊。她把脸埋在水中,有种窒息的快感,不想抬头啊。

因为自己,以没法说清的理由在哭泣着。
 

这是座陌生的城市。在酒店休息之后,鞠婧祎离开了大部队,一个人在街道上随意的走着。

她买了杯咖啡,在长椅上坐下来,这里看起来是一处市民活动中心的广场,人很多,热热闹闹。不远处有一圈小孩仿佛炸开了锅似的在闹腾,原来是一只人形玩偶,看上去大概是一只土拨鼠之类的造型,在发着印有广告的气球。

有点丑。明明是很可爱的玩偶服,却因为穿的人太矮所以一点也不合身,看起来就是土黄土黄的一坨。

小鞠默默的移开了视线,她只想在这种不会有谁注意到她的地方待上一会。

不过,没过一会,就有不速之客过来打扰了,“这位小姐,可以挪一下吗,我想在这坐一下。”

一只大概是土拨鼠的前肢一样的东西,指着小鞠放在长椅上的包包,没错,就是那只刚刚还在发气球的土拨鼠,嗓音因戴着头套闷闷的。

别来打扰我啊,“不好意思,那边也有空着的座椅。”

“可是你这张最近呀,就挪一下啦,我只休息一会。”

哪有这么理直气壮的。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的样子,鞠婧祎只好闷闷的拿开了包包。

“谢谢啦。善良美丽的人会有好运的。”这家伙倒是很干脆的坐了下来,瘫靠在椅背上,“小姐你看起来很可爱哟,要不要来一只可爱的气球呢?”

鞠婧祎瞥了一眼,那是印着什么字样的广告气球,谁会要就怪了。

“我才不要什么‘小魔仙’摄影的气球,你安静的休息一会吧。”

小鞠希望这只土拨鼠可以不要说话,没想到这家伙却反而来了兴致,竟然开始热情的推销起来。

“哎呀,小姐,你都注意到了,眼光不错哟,我们‘小魔仙’很赞哦,小姐看你个子也不高,儿童摄影说不定很适合呢。”

啧…儿童摄影…

“小姐你不介意的话,你也来尝试一下呀,我们影楼有超强的PS师傅,平板少女都可以变D CUP的哟…”

“你说谁平板少女个子不高啊!”小鞠忍不住炸毛了,那家伙却还在噼里啪啦的讲个没完,声音隔着头套,都听不清讲什么,这种KY的人,真是搞不清状况。

“好好…讲什么都行,你不是休息吗,先把你头套拿下来OK?”凑的这么近,这只大脑袋都快贴到小鞠的脸上。

“哎?我都忘掉了。”

说着土拨鼠手有点艰难的脱下了头套,“都是因为小姐你实在太可爱了。”她嘿嘿笑着看向鞠婧祎,头发都弄得乱七八糟。

不过小鞠没空理会她的发型,她看着眼前的家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个人,分明是曾艳芬。

 

6. 如果和打工少女在不浪漫的市民广场相遇的话(下)


“曾艳芬!!!”

这一定是梦吧,不是梦怎么会遇到这家伙!

“哎?小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整个身体被玩偶服包裹的曾艳芬抱着自己的超大玩偶脑袋,一脸震惊的看着跳脚的小鞠,“你认识我?”

对,我认识你啊,我怎么会不认识你,我做梦都会见到你(哪里不对?)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鞠婧祎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在现实世界遇到只在梦中存在的她。这实在是太荒谬了,她需要确认这到底是不是梦。

“…我一直生活在这里啊,只是最近应征了这份工作而已,市民广场的小朋友都很喜欢我呢…啊——!!你掐我干嘛!你是暴力症患者吗!!!”

“竟然是真的…小鞠有点不敢相信,她有点崩溃的坐下来,抓着自己的头发,她想自己需要静静。

“痛死了…竟然遇到暴力狂…真是…”土拨鼠曾艳芬一边揉着自己的脸,一边愤恨的吐槽着,然而那个刚刚还在跳脚的矮个子小姐,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突然的沉默不语,她手中的那杯咖啡,都快要冷掉了吧。

在难过些什么吗?

 

“是我刚刚吵到你了吗…那我坐到别的地方去吧,实在是对不起…”

“不不,”矮个子小姐突然的拉住地,两个人的眼睛一下子对视着,矮个子小姐的眼里好像藏着绵长的悲伤,却难以向她诉说,气氛莫名的尴尬了起来,她松开她的玩偶服,语气里有说不清的失落,“…不用,就这样。”

“就这样陪我坐一会就好。”

两个人在长椅上隔得远远的,土拨鼠曾艳芬没法理解这位小姐奇怪的情绪转变,她只觉得那几秒钟的对视让她有种莫名的伤感,就像是被她身上海水般潮湿的悲伤所感染了,她却只能做一个陌生的旁观者,只能沉默着,抱着自己的玩偶脑袋,沉默的坐着。

孩子们还在嬉戏呢,明明是这么好的阳光,这么好的地方。

这样可爱的她。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我。

土拨鼠想,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什么都不去做,她办不到呢。

就像是之前在游乐园,想要坐游乐项目的小孩却因为爷爷没有钱而默默难过,为什么不让他开心一下呢。再也遇不到的人,就这样放任他的失望,实在是在太残忍了。

这位小姐,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啊,也许再也不会遇到了吧,就这样和她再无交际,放任着她的悲伤,对自己来说,太残忍了。

“所以说,小姐…”意外的出声了。

她好像有点紧张于自己的开口。

“来拍照吧,这里环境这么好,拍些照片什么的最适合不过了!”

“什么…?”

话音未落,鞠婧祎已经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玩偶服的曾艳芬拉起了身,她牵着她,朝着广场上的孩子们跑去,气球在她身后飞舞,她的手被她握着,她们一路闯进和煦的阳光里,所有潮湿沉闷的氛围好像那片长椅上的树荫,被她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就是这样,如此熟悉的,握着手,一起奔跑的感觉。

她似曾相识的觉得,如此幸福而笃定。

“给我你的手机,要笑哦。”曾艳芬对着她伸出手,脸沐浴着阳光,上扬的嘴角洋溢着格外的自信。

“要知道,女孩子笑起来的样子是最可爱的!”

 

“小鞠,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见你跳舞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了。几乎无法移开视线。”

“你笑起来的时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

所以,要一直的快乐啊,那样泛红的眼角,如果我在你身边的话,一定没法看着你哭泣啊。

如果可以的话,让所有不好的,恶意的,都让我来承担吧。

 

7.完结篇:如果和打工少女在SNH48相遇的话


“小鞠…”

“小鞠…醒醒…”

迷蒙的睁开眼,是发卡和婷婷,“我这是在哪?”

环顾着四周,是生活中心啊。

不,等等,她惊醒一般翻找着自己的手机,解锁,点开相册,一页一页的往下翻着。

广场。

气球。

小孩。

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屏幕上一张张的,是自己和一群孩子的合影。照片上的她牵着五彩缤纷的气球,笑容无比灿烂,就像是恋爱中的人被镜头记录的模样。

那样的笑容,就像任何一个女孩子在面对自己恋人时的表情。

“女孩子的笑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哟。”

这样的照片,和梦中几乎完全一致的场景。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定是梦吧。

“小鞠,小鞠?”发卡打断了她的思绪,“你真的,不去送她吗?”

“她?”

“是啊,你真的,不打算去送阿芬吗。”黄婷婷略带迟疑的说出了这句话。

“阿芬…阿芬是谁?”

对,阿芬是谁啊。

脑袋空荡荡的,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呢。

阿芬。阿芬。

“阿芬是你的曾艳芬啊。”

我…的?

“小鞠你怎么了,她都要走了,你连送也不愿意送吗?”

 

“我一直,都是你的阿芬啊。”

 

好像走马灯一样,无数个片段在鞠婧祎的脑中回放着,无数的,仿若昨日的回忆,一瞬间在她脑中漫天的飞舞着。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奔跑到外面,偏僻的中心不好打车,她向车辆集中的路段奔跑着,风吹起她的发丝,她用尽全力,无法再快一些。

她好像听到阿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小鞠,谢谢你教我站位。”

“小鞠,你跳舞的样子真美。”

“小鞠,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啊!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如果能够重新来过,鞠婧祎想要告诉曾艳芬,告诉所有人,喜欢,没有任何人能比得过的喜欢着你!

想要坦白的,大声的,不再忍耐,不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想要告诉你,我全部真实的心意。

如果能够重新在SNH遇到你,我想要和你一起跳任何一首你喜欢的歌。

想要不再隐瞒自己的心。

想要和你经历你今后全部的人生,去你曾经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想要和你在任何一个地方再次相遇。想要无数次的和你相遇。

想要你永远的,永远的,属于我。

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重新来过的话,拜托了!

 

“曾艳芬!曾艳芬!”鞠婧祎没有来得及找零就下了计程车冲进了机扬,这大概又是一个最俗套不过的爱情故事。

然而她顾不了那么多,既然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她再也不要放手!

人潮中,她一眼认出了那个被数个成员围住的小矮子,这趟离别被公司保护的很好,没有来送行的粉丝。打破偶像恋爱禁止条例并且拒绝说出对方是谁而选择离开的成员,没有什么比让她安静的走更好的了。

“曾艳芬!”成员们看到了奔跑过来的小鞠,自动的让开一条路,她来到了曾艳芬的面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不再是什么梦,这是再真实不过的阿芬。

眼前的人,是如此的瘦削,她瞧见了她,意料之内却依然是满满的苦涩,她苦笑着,沉默着,紧紧抓着旅行箱的手指出卖着她的紧张,毫无在梦境中那样开朗、阳光的模样。

她贪婪的看着她的每一个细节,一幕幕的,她可以把往日的种种在脑中回放,那些她们之间无数次无奈的、乏力的争执,以及直到最后面对外界种种恶意的猜测只剩下冰凉的沉默。那是一段精疲力竭直到互相伤害的回忆。

她好想把她凶狠的拥入怀抱,直接的,粗暴的,不想要再花费任何多余的语言就这样,不准她独自离开,不准她扛下所有,不准她说出告别的话。

然而她不能。

鞠婧祎努力的调整着呼吸,平缓着因为奔跑激烈起伏的胸口,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注视着曾艳芬的眼眸。

她想,此时此刻,大概没有什么是比一个温柔的怀抱更加需要的了。

就像任何一个梦境中一样。

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她轻轻的,用着不会更温柔却笃定的力道将面前的家伙拥入怀中,她抬手抚上她的长发,将她的腰肢紧贴近自己,靠在她的脖颈,深深呼吸了一口她熟悉的气息,是的,用着只有唇边的曾艳芬可以听见的声音,鞠婧祎笃定的说到,“阿芬,我在这。”

“我们一起承担。”

 

2017年夏末的那天,如果你用从顶层俯瞰的姿势去望浦东机场的大厅,你也许会看到人来人往之中,有一小撮人围站着,在她们中间,有两个格外娇小的女孩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路过的人中,有好像对此一知半解的路人拿起手机悄悄的拍些什么,然而人群中的她们,却如此的安静,平和。她们大概和世上任何一对重新握住彼此双手的恋人一样深深的相爱着。

“不论是什么,我和你一起面对。”

这大概是那个夏天所有梦境里,最傻瓜,最俗套,却又最温暖的情话。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