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和打工少女的第99次相遇(三、四)

[撸鞠]作者:魔法少女张放      2015/12/14

和打工少女的第99次相遇


3.如果和打工少女在游乐场相遇的话(上)


鞠婧祎连续好几个晚上都做了奇奇怪怪的梦,无一例外的碰到了那个叫曾艳芬的家伙。那家伙总是出现在不同的场景里,打着不同的工,面包店员,咖啡服务生什么的简直还算正常了,上个星期她竟然在梦中去了一个工地,那家伙竟然在开挖掘机,自信满满的号称是BLUE FLY皇家学院毕业的挖掘机小能手,害的小鞠不得不郁闷的坐在挖掘机里度过了一整个晚上。

不过,奇怪的事情不仅仅是总是做这样的梦,总是在梦中遇到这个无处不在的打工少女,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每一次,这个叫曾艳芬的家伙都不认识自己,最莫名的是,每一次,她和她变得有一点点亲密和熟悉的时候,梦境就停止了。

 

就好像,自己被那个梦丢回了现实。

想到这里,小鞠不禁略羞耻的回忆起面包店的那个场景。

曾艳芬嘟着侧脸凑过来的时候,她本来是拒绝的(呸),但她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似的,被莫名的吸引了,情不自禁的,轻轻的凑了上去。

然而一瞬间,她就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心的屋子里,睁开眼是一片昏暗,她几乎不敢相信那是梦境。

因为唇舌间,真的有丝丝奶油的甜腻。

 

终于入眠了,小鞠有点忐忑。今晚不会又穿越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吧,那家伙到底是点了什么奇葩的技能树啊。一米五的少女竟然会开挖掘机,跑跑卡丁车还差不多。

拜托,她可不想和那家伙一起打那些奇奇怪怪的工,什么工地矿山之类的,少女啊,女仆咖啡厅才是你的去处啊。

意识逐渐消失又逐渐聚集,鞠婧祎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间游乐场,不过好神奇哦,竟然是夜场,各种游乐设备上装饰着霓虹灯,在夜色下显得格外浪漫。

小鞠突然有一点点期待,在这样的地方,会遇见怎样的她呢?

“那边那位小姐,对,就是你。”

果不其然,那家伙又是在打工。

“我们这边快要散场了,你也该出去了吧。”迎面走过来的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小矮子,依然是不认识她,依然是这样,陌生的、奇妙的相遇。

“哦。散场哦,这还不是没有嘛,我玩一玩不可以啊。”小鞠莫名的,想要和这个人拌拌嘴。

“啧。那你想玩什么啊,好玩的项目基本都关掉了。你随便看看好了。”小矮子胸前挂着游乐场工作人员的胸牌,一本正经的收拾着散落在草坪上的气球之类的东西。

竟然想不理我。鞠婧祎莫名的烦躁,她随手指了旁边类似旋转飞车的一样的东西,“我要坐那个。”

只见曾艳芬翻了个白眼,“不好意思啊小姐,这个是一米四以下限定。”说着她上下打量了一圈小鞠,“难道你一米四都没有嘛。”

这家伙。啧,小鞠上前拉住她,“那我要坐摩天轮,这个总没有身高限定吧,快点带我去坐摩天轮!”

“可是那个已经停掉了呀。”小矮子解释道。

“不管,我是顾客,就是你的上帝,快点带我去,而且。”

“小姐你还真是麻烦…”

“你要和我一起。”

 

4.如果和打工少女在游乐场相遇的话(下)


摩天轮在缓缓的上升。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下面五彩斑斓的霓虹。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曾艳芬看着窗外,鞠婧祎同样撇着头假装欣赏夜色的风景。

她有些尴尬,她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了,就这样强行要求这位工作人员陪着自己一起做摩天轮。

大概,摩天轮这种东西,一个人的话,实在是太孤单了吧。

然而她只是想要多和她呆一会。

 

这一次她一直忍着没有问她名字,反正回答也能猜得到。不过就是:

“我叫曾艳芬,我在游乐场打工很久啦。”

是哦,你叫曾艳芬,你不仅在游乐场打工很久了,你还在面包店、挖掘机、咖啡馆都打工很久了呢。

问了也白问。

反正,你永远都是不知道我叫什么,永远记不住鞠婧祎三个字。

干嘛还要来这一套多余的自我介绍。

小鞠觉得胸腔中有股酸涩在升腾,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总是记得她,然而她却永远会忘了她。

她回过头看着曾艳芬,她好像很无聊的样子,翘着脚撇着脑袋对着窗外发呆,脚下的霓虹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摩天轮还在缓缓的转动着,她们就快要达到最高的顶点。

为什么,不记住我呢。

传说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的恋人,会永远相爱哦。

但是,她只存在于她每个晚上奇怪的梦境啊。

 

“晤…”曾艳芬没有反应过来,那位可爱的顾客小姐却已经封住了她的唇舌,柔软的,莫名的,奇妙的。

就在这一刻,摩天轮带着她们来到了最高的顶点。

这大概是最为短暂,然而又最为浪漫的轻吻。

“你…你干嘛。”她试图挣扎了一下,然而面前的少女放过了她的嘴唇却紧紧的搂抱住她,她可以感受到顾客小姐呼在她脖颈间湿热的鼻息。

“别说话。”

“你…”大概是被这份柔软的气氛触动了,这位伏在她肩上的少女仿佛沉淀着某种难以言述的委屈和悲伤。她忍不住,伸出手同样温柔的楼住了顾客小姐的肩胛,轻轻抚摸着。

“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了吗,可以的话…”曾艳芬说不出分担两个字,但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游乐场的一整年的薪水来换这位小姐的快乐。

“不…没有。我只是…”鞠婧祎闷闷的搂着她,是啊,她自己也搞不清到底在难过些什么,“我只是,只是失恋了而已。”

 

“我啊,喜欢上了一个永远记不住我的人。她永远,永远,也记不住我的名字叫做鞠婧祎。”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Suggest